qqblu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五十四章 承法吞陣合相伴-xj65d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尤道人接过林廷执递来的传谕,他看有一眼,便郑重点了下头,并打一个稽首,道:“请林廷执在后督正。”
林廷执也是正容还有一礼。
尤道人一摆袖,身旁轰然洞开一道阵门,他转身迈入其中,眨眼间便是来至了位于大阵最中心的阵枢法坛之中。
这里居于诸阵之上,可以由此牵连调运各处阵机,将之统合为一个整体。
他抬首看去前方,隐隐望见了青灵天枝那庞大轮廓,其周围乃是一片青色薄雾,将诸阵掩盖在内,而内中波流转动,隐藏无数变化妙玄。
他感叹道:“未曾想今日能主持阵机,攻此大阵。”
漫威之死亡商人
他还是一个道童的时候,学的乃是立阵之法,常常跟随老师观摩神夏各方大阵。
他老师每到一处,便滔滔不绝说该如何立,又该如何破,又当如何攻。神夏谁都知道其人之能,但他老师为人宽厚,不喜争杀,所以从没真正动手破过哪怕一个大阵。
后来一位来历颇大的上修以他老师有大害为由,发一道传书过来令其自裁。
他老师受逼不过,又不愿牵连同门弟子,只得杀身而去,而在当时,却没有一个宗派为此出头。
他当时没有说什么,也从不言自己已然得了老师真传了,而是隐忍蛰伏下来,暗中等待机会。
这一等,便等到了神夏下正令倾废诸派之时,他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加入进去,并负责参与诸般立阵攻阵事宜。
那位来头颇大的修士所在的山门大阵,后来便在他亲手主持之下被攻破,进而覆亡了全派,算是一举报了师仇。
但过往宗派之间无论何派相斗,都不曾动用过镇道之宝。而持有镇道之宝的宗派,也是从来不曾相互攻伐的,便有矛盾,也是以调和妥协为主。因为一旦这等宗派拼杀起来,谁都承受不起那等损失。
不止持有镇道之宝的宗派承受不起,其余宗派也承受不起,此也所以似寰阳派这等吞夺外宗的宗门能始终能够存续,而未被杀灭的缘故。
他这时目光落下,看向面前案上摆着的三十二面阵旗,每一面阵旗之上都光焰流火在飘动着。
这是古夏之时破阵之法,其实这等抢占阵坛元节的做法,神夏之时就不怎么用了,多是通过筑炼诸多攻阵法器搅扰阵脉了。
这也得益于神夏将原本分散宗派整合到了一处,可以调用的力量绝不是原先一宗一派能比的。
天夏乃是神夏之继传,神夏之时,内部其实还是一些宗派存在,外部更是有着上宸、寰阳这样的大派仍然峙立于一方,而如今,天夏之内已然完全消弭了宗派之别,由玄廷来执掌一切。
这回之战,若天夏能将上宸天及其背后诸派攻灭,再回头打灭寰阳,神昭两派,那么天夏就是完成神夏未竟之功业,彻底终了自古夏以来之后诸宗分立的局面了。
而他也想看看,天夏这一路走下去,究竟会是如何一番局面,身为寄虚修道人,他也有那个时间去等待和观察。
这些念头只是在脑海之中一转而过,他伸手在那阵旗之上一拂,随着一道道流光泛起,所有阵旗都是飘至半空之中,而是再是往下一指,这些阵旗齐齐往下方投落而去。
那些阵旗落去之后,便俱是落在了等候在那里的玄尊手中,也是由此显现出来三十二道隐伏在阵中的庞大气息。
若在以往,他还需要算定阵机元节,一个个口授下去,这些玄尊冲入阵中后生死各凭天命,而现在不需要了。
所有人都是事先得有了一定关照,而稍候在进入阵中后,只需要通过训天道章相互对理阵机便可。
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一个条件之上的。
他唤过身边一名中年玄修,道:“这位道友,请你传告玄廷,说是我这里诸事就绪。”
那中年玄修连忙道一声不敢,立刻唤出训天道章,向廷上报讯。
悬天道宫之中,风道人得有传报,便对座上稽首道:“首执,诸位廷执,林廷执和尤道友已是备妥了。”
首座道人点了下头,道:“诸位廷执,随我运法制压上宸青灵。”
诸廷执在座上齐声称是。
首座道人在座上坐定,片刻之后,身上有清光绽放,霎时云海翻涌,而位于上层的清穹之舟,此刻则是微微偏转一线,正正对向了那青灵天枝,而舟身之外的清穹之气,则是向着两界通道之内滚滚涌入进去。
翻身丫头遇上冷拽少爷
众廷执则是于同时催动积蓄在阵机之内的清穹之气,这些气机本来如设坝蓄水一般,正安稳待在那里,可经过他们这一催动,似是阻挡大河的大坝猛然撤走,那无量气息无了拘束,就往青灵天枝内圈阵势之中倾泄而去。
虹殿内殿之中,孤阳子这时忽然见代表上宸天气数的明光陡然黯弱下去,几至不可辨识,他神情不由一变,抬头往对面看去,便发声道:“所有人,随我一同护持大阵!”
天鸿、灵都二人这时候也是感觉到了不妥,他们同时一拿法诀,身上各是浮起一道冲霄光芒融入青灵天枝之中,笼罩在外间阵势之上的青气生机顿便浓郁了许多。
而那些在阵中手持派中长老及真人听得他传声到来,都是心头一凛,不敢大意,各自催动法力严守大阵。
仅是过去一息之后,所有人便感得上宸天万空诸界都是隆隆震动起来,而后他们便见得一股清气携带着卷天盖地之势向着他们崩腾而至。
因为双方阵机本就是紧挨在一处,故只是望到这一瞬间,这一股气潮便与天枝生气撞到了一起!
轰然一声,可见整个青灵天枝都是因此晃动摆动了起来,
上宸天所有修士都是感觉自身仿佛是坐在了一个颠簸的舟船之中,随着一道巨浪过来,也是随之剧烈晃动摇摆着。
且此势之强盛,令他们感觉身下之舟似随时可能翻覆,不过终究还是未曾到那一步,上宸天诸人不由暗暗庆幸,若是玄廷再积蓄久一些,他们就未必撑得住了。
的确,玄廷若是能再多蓄势十余日,那或许就能尝试着压制整个内圈大阵了,但是时间上却是不允许,他们这里多准备一天,那寰阳派那边也是多一日破阵机会,为了避免两线作战,那么唯有抢在寰阳派前面发动了。
而在此刻,就算上宸天内圈阵势稳固住了,可是围裹在外面的那层青气厚幕却是在这等撞击之下变得处处薄弱,有些地方更是被撕裂了开来。
林廷执在法台之上见得前方出现了裂隙,他按照此前拟定的策略,立时拿动法诀,那本是悬在天中的三百六十枚撞天梭齐齐一闪。
下一刻,这些撞天梭便是凭空出现在了阵中,而一落此间,梭身之外就现出了一个个虚空空洞,周围的阵势顿被扯的支离破碎,挨近诸物无不是被吸扯了进去,再是化为乌有。
若此刻还是在外圈阵势中,只这一击恐怕就已经搅得阵势大乱了,可这里是内圈大阵,阵机之稳固绝不是中圈、外圈可比,再加上此宝之前接连出现过两次,上宸天各玄尊对此物早有准备,阵中诸人各是一挪阵机,便将之稳住了。
赢冲此刻正坐于内圈阵枢之中。孤阳子三人驾驭镇道之宝,而大阵自是交由他来主持,他这时一拿阵机,阵中便生出了一重重幻变,那撞天梭所落之地似变与阵机分离了开来。
内圈阵势完全寄附于青灵天枝之上,不但延伸至万空诸界之中,且还有虚实之化变。
外间诸物落入进来,或可将之由实转虚,不落世间;或可分出一天容纳其中,令之从阵机之上脱离而去,现在所用,便是后一种方法。
而主阵在剥离了此处后,在青灵天枝生机补充之下,又可恢复完整,这若拿人身一比,这好比断落一两根毛发,丝毫不涉及骨肉血脉,且能随时补充回来。
尤道人一直在留意对面阵机,此刻见到这等变化,不觉点了点头,感慨道:“不出所料,还是如此啊。”
上宸天这阵势与在神夏之时观察过的布置相差不大。这也正常,这是依托青灵天枝布置的大阵,镇道之宝才是阵机之源头,只要此宝不出问题,阵机怎么都是无法攻破的,那又何必去重新调布阵势呢?
他凝视前方,放在以往,这等大阵他也只能私下算计推演一番,不敢真做破阵之想,而今天却是不同,不但有诸般力量可得调用,还另一件镇道之宝作为牵制。
他忖道:“此一阵,当可验我尤某人毕生之所学。”
现在撞天梭虽被挪转了出去,可是在清穹之气撞击之下,那些遮护大阵的天枝生机却仍旧支离破碎,而分离阵势虽是排斥了隐患,却也同样暴露出了一个空隙,并且内中阵脉流转之变,一时也是更为清晰了。
他看了下来后,当即一挥袖,一道令符掷了下去,而随此令一去,这一刹那间,万千点璀璨银芒就随着余势未竭的清穹之气一同贯入前方大阵之中!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