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31章 被關張趙馬圍毆的最高待遇(九千字大章)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李别、王方在谋划如何骚扰刘备、李素的屯田推进计划时;李素也在算计如何防患于未然。
2月22日,渭南屯田计划开始后的第六天,随着陈仓城以东七十里地的渭南河谷,都被翻耕抢种上了庄稼,刘备军的屯田区边缘,距离西凉军的北原渭桥大寨,已经只剩二十几里了,敌人骚扰的风险越来越大,必须立刻斩断其魔爪。
所以,此前骂阵挑战数日未果的赵云,和带领主力步军、水军的关羽,终于又捞到活儿干了。
这天下午,刘备把关羽赵云等将领都喊去,旁有李素荀攸参赞,吩咐了作战任务。
刘备:“云长,子龙。我军抢占险要、屯田而进,敌军不可能毫无反应,肯定会被引出来骚扰的,所以孤跟伯雅、公达商议了,决定先发制人。
今晚,云长带步军乘船,顺流而下突袭,先头部署火船,烧断北原渭桥,然后从断桥空虚处登陆、突袭腹背敌营。
一旦从后方杀开敌军在渭南的长堑栅墙,敌军余部必然溃散,试图退往渭北或是武功水以东。这时就轮到子龙长驱直入、追杀逃敌,把来不及渡河的敌军残部赶下河去——知道该怎么做了么?而且我已经派人与孝直联络了,到时候说不定五丈原的驻兵也能助战。”
刘备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筹划如何突破敌军在郿县城外、直至渭南的层层营寨筑垒,关羽赵云看后纷纷点头表示领会。
这天傍晚,早早让士兵们用过饭,关羽就率先沿着渭水进军,调集了八千步兵,都是益州本地的汉人步兵,长江边的农夫、渔民出身,熟悉水性。分乘三百多条小船和木筏,顺流而下。
关羽在陈仓的步兵部队足有三万,这次之所以只能出动八千人,还是因为船不够,一次只能运这么多。
之前攻陈仓时,关羽麾下的船筏只能一次运四千人进城,现在能运八千,已经是在陈仓站稳脚跟后、连日让闲着不用军屯的士兵们,统统去秦岭上砍树造木筏,以及从汉中不断压榨船只运能、沿着西汉水调船的结果了。
这也是为什么刘备在陈仓站稳脚跟之后,要稍稍修整半个月才能再次推进。不光是为了春耕,也是因为西汉水故道太窄,运力太差,要把大量的船弄到前线,需要一段时间的瓶颈期缓解。
关羽船队最前面,还有几十艘木筏装了柴草引火之物,头上还扎了尖角、长钉,准备一会儿放火,顺着渭河往下冲,撞到北原渭桥上,把桥烧断。要是能把桥两侧的寨墙也烧破几处就更好了。
赵云则带了五千骑兵,贴着秦岭隐蔽前进,万一过会儿有战机,关羽从背后攻破了雷叙在渭南的长堑寨墙,赵云就能冲到被截断的破寨里大杀四方,甚至把残敌都赶下渭河和武功水淹死——
李别在北原镇的营寨,因为有桥横跨渭河、钳制五丈原的法正大营,所以在南岸北岸各有半个寨,而且南岸还立了一道几里长的寨墙,从渭河边一直堵到秦岭山坡边,这样可以防止从陈仓沿渭南来的刘备军与五丈原的法正会合。
一会儿只要关羽放火切断了南北两部分之间的联系,赵云就能找软柿子捏,趁乱突破寨墙,把失去指挥落单的那半个寨吃掉。
只要达到这个战术目标,杀伤敌军多寡还是小事,关键是可以彻底拔除敌军在渭南的桥头堡钉子,让陈仓与五丈原两处兵力的占领区连成一片。
而李素也跟刘备请命,今晚跟着赵云一起行动——他之所以要来,倒不是要亲自临场战术指挥,李素也知道自己的战场指挥能力其实不行。
李素的目的,是跟随赵云的部队近距离观察敌情,顺带摸清郿县守军的虚实。
之前李别不是一直在搞疑似减兵增灶、多立旌旗的把戏么?李素和荀攸都看不出对方是没增兵才不敢出战、还是增兵了但纯粹因为怂而不敢出战。
但是只要关羽赵云主动攻过去,攻破其中一些寨子,再抓点军官俘虏,不就一切都清楚了。最好的探听敌人虚实的办法就是直接消灭掉其中一部分,剩下的那部分情况也就瞬间明白了。
而之所以跟着赵云而不是跟着关羽,那就是李素出于个人安全考虑了,他怕坐小船万一还会翻船什么的,或者要全军深入敌后不安全。而跟着赵云走陆路就不会有交通事故了,赵云对军师的保护也更加安全。(当然李素一贯的保镖典韦也得跟着,这是去哪儿都带的)
赵云因为无法用骑兵直接攻寨,所以行军时拖后了关羽十几里路。
他自从北伐杀入关中以来,除了之前截杀张济那些求援的斥候、信使之外,就是挫败了王方来陈仓侦查支援的骑兵部队,此外再无战果。之前叫骂搦战了十天,李别王方也不出战,让赵云挺郁闷的。
今晚能跟军师一起行动,赵云也难免有些牢骚,想私下里吐槽一下。
他跟李素并辔而驰,就在马上闲聊起来:“右将军,依我之见,咱二月初十左右,把陈仓的情况安定住、疏浚退去积水之后,就能继续东进,趁敌军尚未集结,攻打郿县了。
兵贵神速,现在足足又多拖了十二天,就为了百姓的春耕,不是延误战机么?当然爱民是没有错,可为了一两个县的百姓,让整个关中百姓在逆贼手上多受苦,也未必划得来。”
李素不禁笑道:“子龙你这是得陇望秦,贪心不足了呀。你是统领骑军的,觉得兵贵神速,倒也不算错。但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兵贵神速,是在边境作战已经歼灭敌军防御主力、后方空虚而军食足的情况下用的。孙子曰: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日费千金。善用兵者,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如今我军破陈仓,乃是多年设谋、偷袭得手,并未在边境初战中歼灭西凉军主力,所灭不过张济一万五千兵力。郿县守兵还多于陈仓,故而仓促进攻并不能趁敌空虚。
其次,郿县去年曾为孝直以计诱降、移其官僚富户、府库钱粮,从那之后,连一次秋收都没经过,故郿县仓库定然空虚,就算有驻军,城中存粮也是根据驻军所需运来,不会有太多富余。
我们若是仓促攻打,拿下了也没有多少余粮补给,谈什么‘因粮于敌’?那只是无谓地拉长我军的后勤补给线、缩短敌军的后勤补给线。在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主力为目的的战役阶段,这是兵家之大忌。
相比之下,春耕之时,我军若是急于进攻,不但陈仓县的春耕被破坏了,郿县在渭南的春耕也会被破坏,秋收之后我们还怎么扛得住?不如等半个月,让敌我都春耕了,反正我军有信心在秋收之前攻下长安,那整个关中这一年的稼穑,不都是为我军而种的?干嘛和即将进我们自己府库的粮食过不去?”
李素虽然前世读书不至于细节到知道今年关中有大地震大旱灾大蝗灾,但他隐约还是知道李傕统治下的关中确实多灾凋敝,拿下之后那就都是刘备的包袱,得息兵救灾。所以最好没拿下之前就先想好如何当自己的地盘来经营,一整季粮食的收获可不容破坏。
快速推进拿下的地皮,得是有生产力的好地,才有价值。如果是没有生产力的烂地,那还不如暂时不拿,先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二战中的史泰林格勒战役、哈尔科夫反击战、库尔斯克,这三连战役就是铁证,因为从哈尔科夫到史泰林格勒之间的地皮早就在两年的拉锯战当中打成了焦土烂地,没什么生产力了。这时候德军深入那就是德军多顶上千里焦土的后勤压力、苏军深入就是苏军多顶上千里焦土的后勤压力,所以谁进攻谁失败,谁收缩兵力防守谁赢。
官渡之战中曹操解白马之围后、卷了白马的钱粮物资主动后撤、放弃白马撤到官渡,也是这个道理。曹操知道在歼灭袁绍有生力量主力之前,拘泥于地皮的得失是没有意义的。
后退到官渡,才能避免袁绍几乎无成本地直接沿着黄河运粮,逼着袁绍的粮运到延津后、还得陆路往南用牛车运到乌巢。
刘备当然也需要在歼灭李傕主力前,把李傕调动出来打,拉长李傕的运粮路线,缩短自己的运粮路线。(除非有机会直接偷袭拿下长安,那是划算的。除此之外的一城一地得失都不划算)
当初拿陈仓要趁着春耕之前,那是因为出其不意,加上配合谶纬,就是要利用对方的心理预期,觉得没人非要在二月份播种的季节出兵。战役偷袭的突然性达到之后,后面就要张弛有度,不能一直着急。
历史上诸葛亮是有春天北伐的,但那也是播种这个最农忙的阶段过去之后,是春末出兵,跟如今贾诩估计的“四月份会出兵”相差不远。
赵云听完李素的分析,这才意识到自己读兵法有点胶柱鼓瑟了,没注意到敌人有生力量和粮食的变化对比。
“听右将军一番讲解,胜我自学半年兵书,末将受教。”
赵云感慨之间,他们也已经骑马行出好几十里地了,眼看北原寨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赵云也没空闲聊了,捏紧了枪杆,让部队先再尽量往南靠、背靠秦岭山麓的林木掩蔽,只要看到关羽那边火起、听到喊杀声,就随时准备从黑暗中杀出。
……
半夜的北原渭桥大寨,王方在北岸,雷叙在南岸,都已经入睡。此处的营寨经过一个冬天的修整,已经非常坚固了。
不光有尖木桩和夯土构成的墙壁,在渭桥两端甚至砌了石台、部分要害还有石墙,几乎与城关无异,当然也仅限于要害部位,不可能整座寨都那么固若金汤,但至少是不担心敌人偷袭的了。
王方在北岸的营寨,还修了甬道直通郿县县城,便于两地之间运粮调兵。
这座营寨的建立,还是去年冬天贾诩建议李傕这么干的,是为了对法正徐晃的五丈原驻军进行囚笼策略的关键一张牌,跟历史上司马懿封堵诸葛亮五丈原大营的部署如出一辙。
营寨也不能说没有弱点,比如临着渭河的河边就是弱点——因为工程量太大,修寨时不可能把寨墙沿着渭河岸边全部修满,渭河边的土质松软,经常会有河沿土块被河水冲塌落水,夯土埋木桩也不可能埋结实,所以实在没必要了。
另一方面,渭河南北都是寨子,敌人如果要从河面上来,等于是要在南北火力夹击下深入、然后登陆,那难度也太大了。加上去年冬天陈仓还没陷落,张济知道法正在五丈原没几条船,运力不足,一次性运不了多少士兵来水路偷袭,人少了那就是白给。
最近几天,因为陈仓陷落,刘备军在上游倒是多了一些船只,但李别王方也有情报来源,通过拷问抓回来的俘虏、了解陈仓城陷落的经过,他们得知关羽当时也只有一次性运四五千人的船只。
这么点部队还发动登陆战,岂不是异想天开?何况这个时代压根就没有登陆战的概念,谁会无聊到防这种事儿呢?李别王方雷叙又不是什么见微知著的大将之才。
所以守将压根儿没往心里去,只是每晚让哨兵们严密站岗,提防着点渭南陆路,防止敌军从西向东大规模攻寨。毕竟渭南寨墙有几里长,而且坚固程度不如城墙,被重点突破的危险还是存在的。
三更天时分,哨兵们在火把的帮助下,也不能看到远处,只能是听声音辨别潜在危险,十几天的平安无事,让人昏昏欲睡。
渭河水哗哗流淌,噪音甚大,越是靠近河边的哨塔越不容易听到异常。
南寨河边的一座哨塔上,一名哨兵正在迷迷糊糊,直到看到距离寨墙几十步外、火光边缘有些形似木筏的东西漂过来。他还以为是幻觉,又揉了揉眼睛,再看时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原来就在他揉眼睛的时候,那几条木筏已经点燃了火。这下不用再确认了,黑夜中一个熊熊的大火堆,还能有什么假。
“敌袭!是刘备的水军!”数息之间,哨兵们的呐喊就梯次传远,大约一两分钟之内,睡觉的士兵纷纷被惊醒,开始手忙脚乱掀被子穿外衣套盔甲拿兵器。
二月底天还有些冷,士兵起床速度并不像夏天那么快。再要找到军官集结部队,没五分钟搞不定。
“砰~砰~”几声闷响,关羽在上游,王方雷叙在下游,守军士兵着甲集结的工夫,火船已经撞上了木质桥梁北原渭桥。木筏削尖了还套了长钉的头部,直接靠惯性扎到了木桥的墩桩上,延少开来。
很快,桥头靠河一侧的薄弱木质防御工事,也纷纷起火,关羽前军的敢死队们坐着一次性木筏冲滩登陆。然后直接把木筏上的绑扎麻绳砍断,木筏自然而然散落成一根根粗大的原木,直接扛上肩就成了攻城锤。
要靠放火烧塌木质寨墙,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但是只要着火之后,随着木质朽烂强度下降,再用肩扛式的攻城锤撞几下,倒塌就很方便迅捷了。
王方穿好盔甲拿着大刀带着亲兵,来到北岸桥头时,就看到桥上已经到处是火,还有几处寨墙被关羽的部队撞破了。
但王方还算命好的,因为他在北岸,就算营寨外围被突破,还能层层防守,至不济还能让下属冒死断后,他自己还可以沿着甬道撤回郿县,再把郿县城门一关。
而南岸的雷叙就没那么好命了,在桥被烧了的那一刻,他已经回不到北岸和郿县了,要么死守,要么往东退,龟缩回五丈原谷口的第二道营地,甚至再往东游泳退过武功水,总之前途一片黯淡。
王方一开始还不明情况,总觉得还能抢救一下,就带着仓促组织起来的一两千名亲兵疯狂冲杀,试图将关羽歼灭于滩头、趁其立足未稳上岸人数不多,重新赶下渭河去。
但是,别看刚刚登陆的汉军士兵只有几百人,但战斗力极其英勇,在已经突破寨墙、双方地利方面很公平的情况下,汉军士兵一个个挥舞着斩马剑大开大阖,硬生生把三倍于滩头人数的西凉兵逼退。
王方面前的几个屯队西凉兵很快被砍杀伤亡大半,王方本人也渐渐冲杀到了一线,挥舞着大刀连杀数名汉军陷阵营士兵。
饶是王方的大刀势大力沉、全靠分量猛磕、半砍半砸才能杀死铁甲兵,杀了几人之后,他也觉得气力有些不济,厚背大刀都砍得卷刃缺口了。
“呼——呼——”王方喘了几口粗气,这才注意到对面火光下也是一个绿袍铁甲的大刀猛将,用的刀看起来比他还势大力沉,而且红面长髯,那红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愈发纯正,似乎都能反射出红光来了。
而那个大刀猛将也已经注意到了王方杀了四个陷阵营士兵,所以盯上了他,挥着大刀猛冲过来,把半途上阻挡的王方亲兵连斩了十几人。
“妈呀!关羽!”王方惊叫一声,直接掉头就跑,“弟兄们给我顶住!”
关羽如今的名声已经不用多说了,毕竟都成名六七年了,张济刚刚被灭还不到半个月呢,王方太了解敌营中有哪些可怕的名将了。
只可惜今天是登陆战,关羽也是督军步战,没有马匹,王方转身就跑一时追之不及。
击溃了北营这批试图发动反击、把汉军冲下滩头的西凉兵后,关羽原本打算猛追穷寇、一直沿着通往郿县的甬道把整个北寨的敌军都歼灭了。
但是很快,关羽被部下一名都尉喊住:“将军!莫要忘了右将军交代,眼下从背后突破南岸分寨要紧、那样才能接应赵将军的骑兵追歼残敌!”
关羽这才冷静下来,一开始他亲自登陆北岸,是知道王方肯定不会放弃救援雷叙,所以会试图反冲锋,现在王方已经被顶回去了,追击的任务倒也不急,还是把南岸整个端了更重要。
当然了,南岸的攻势也一直在持续,关羽军本来就是那么多船两岸同时登陆的,只不过南岸的部队没有关羽本人的指挥坐镇罢了。
关羽连忙找了一条靠岸的小船,带了几个亲兵,把北岸的战事交给帐下那名都尉,他自己再去南岸督战。反正渭河在北原渭桥这个点特别窄,也就一百米出头,多渡一次河也用不了多久。
到了南岸之后,关羽遇到的雷叙部抵抗,比王方愈加不堪。按说郿县防区的三万五千人西凉军,在北岸与郿县县城里,是两万人,王方李别各有一万兵马。
精彩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331章 被關張趙馬圍毆的最高待遇(九千字大章)鑒賞
而南岸雷叙有一万五千人,是张济的旧部,张济当初可是把陈仓守军的一半都分给了雷叙。可偏偏今夜雷叙在数个营地累计有一万五千人,都没打出多少坚决抵抗的战斗意志,被南岸的四五千汉军步兵绕后登陆,就很快乱了起来。
黑暗中很多士兵不知道敌军多少、也不知道偷袭者突破了哪些防区,就以为全线崩溃了、跑晚了会没有好下场,于是有很多人打都没打就直接往东逃,试图逃到堵口五丈原法正营地的那个二线营区去。
关羽挥舞青龙刀,带着数千士气高涨的益州织户兵,疯狂冲杀,很快就绕后攻破了好几处寨墙。
关羽带来的织户兵武艺都不咋滴,但战斗意志非常顽强,士气爆棚。
这些织户兵的家里,都是去年的租庸调法改革中,因为奸商抵押田庄加杠杆炒锦、资金链断裂被被官府强制平仓、强制执行拍卖田地时,低价买到了法拍田。刘备给他们田,他们当然要卖命打仗,可谓战不旋踵。
偏偏黑夜中双方视线不清,武艺招式也不是很重要,就靠一股气势往前推,西凉兵饶是生性野蛮,也没见过这样的打法,于是就像凶顽的小混混遇到了真不要命的老实人,被老实人吓住了纷纷后退。
横的怕不要命的嘛,西凉兵那种“悍勇”,就是小混混式的横,全凭一口狐假虎威的气势撑着,只要没吓住敌人,自己就会很快泄气。类似于狂叫的斗鸡打不过呆若木鸡。
西凉军在渭南的营地,本来一切防御工事都是面朝西侧、防备陈仓方向来敌的,陷坑拒马鹿角蒺藜,乃至望楼的射孔,统统是朝西的。
关羽的部队绕后登陆从东边返身往回打,这些工事也就统统没用了,大家就是公平的阵地战。
三更两点时分,寨墙被火烧撞击突破数处、障碍物与陷阱也大致扫出两条道路,然后赵云的五千骑兵就直接冲了进来。
本来渭南营内雷叙的兵还是比关羽多的,而且打着打着西凉军也有组织起骑兵反冲,一度给关羽造成很大压力。
但当关羽破墙放赵云进来之后,渭河以南、武功水以西的战场,就整个失去悬念了。
两名带队反冲的西凉骑军别部司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跟赵云对冲,一个照面就被一枪刺于马下。
赵云的铁骑呈楔形阵,蜂拥冲锋砍杀,杀得雷叙的士兵尸横片野,上千人被赶进渭水淹死,还有更多的大部队一路往东逃,一路被赵云背刺,最后几乎是三停去二,剩下的人直接跳进武功水,游泳过河逃命,全靠赵云的骑兵没法纵马过河,才暂时逃得性命。
雷叙本人也是脱掉了盔甲,只穿了睡衣游泳游过武功水逃命,武功水以西的营地和弟兄们都不要了。武功水比渭河更窄不少,春天才十几丈宽,所以游泳过去的西凉兵还是不少的。
雷叙在东岸站稳脚跟后,看自己在西岸的近万人马,只有两三千逃过了河,连忙拔出宝剑大喊整队鼓舞军纪:
“大家稳住!不要慌了!赵云的骑兵不能弃马游水过河的,我们现在不能乱,守住武功水沿岸,把心存侥幸想游过来的个别赵云骑兵斩了,我们就安全了!我们在马冢山脚下的营地还有五六千弟兄,我们还能稳住隔河对峙的!”
雷叙一边喊话,自己其实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但西凉兵被他这么一说,倒也稳住了阵脚。
不就是近万主力全部白给在西岸了么!东岸还有监视马超的营地内的六千人!还能防守!
……
可惜的是,雷叙和西凉兵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
赵云带着骑兵冲到武功水边之后,确实没有鲁莽到让骑兵下马游泳过河追击。但赵云立刻顺势调转枪口,沿着武功水往南冲杀——
在赵云的南边、武功水岸边的褒斜道口,还有雷叙的营地和关墙,那道关墙是堵死武功水和褒斜栈道出口用的,贾诩去年如此安排之意,是防止法正和徐晃的部队能偶尔出来“打草谷”补充军粮、劫掠郿县周边。
毫无疑问,这道防御工事,又是典型的“防南不防北”,所有的陷坑鹿角拒马都是朝南的,城墙的垛堞也是朝南的,防备的是法正。因为正常情况下北侧是自己人的营地,没必要防。
但雷叙跑了,放弃了手下弟兄逃到武功水东岸了,所以堵褒斜道口关墙的这部分西凉兵的后背,也被彻底放弃了。
赵云可以直接背刺他们,结果就一如半个时辰前关羽背刺北原渭桥大寨时一样。几百名关墙上的士兵纷纷被赵云的骑兵射死,或被赵云亲自带着士兵从关墙的台阶冲杀而上,全部斩尽杀绝。
守兵一杀,关门一开,赵云就准备迎接法正跟他会师——他把堵住法正出口的敌军端掉了,法正可不就能与他会师了么。
然而,让赵云意外的是,武功关关门打开的时候,第一时间从南面五丈原营区冲出来的部队,却不是法正带队,也不是徐晃带队,而是一个高大壮猛的黑大汉、身着沉重的玄甲。
赵云黑暗中远远地看不清,还不敢认,对方策马靠近到他五步之内,他才认出是张飞。
按照刘备战前的吩咐,张飞、王平确实要带兵两万,走褒斜道助战的,没想到张飞本人也到了。
张飞兴奋地拍拍赵云肩甲:“子龙,来得好啊!俺老张两天前才到,大哥都不知道吧,大哥回信里还是给孝直的,让他如何如何配合。既然俺来了,当然是俺亲自上了。
放心!雷叙在武功水东岸也站不稳的,咱这儿好歹还有几十条木筏和小船,冬天的时候孝直闲着没事、让人在秦岭里砍树造点小船,就是为了危急的时候跟马超互通有无。如今正好用来渡河追击。”
(注:马超今年才十八周岁,所以马腾还没有给他取字,同僚只能称呼他的名)
张飞说着,带着士兵坐了几十条小船,让赵云在武功水正面北段来回逡巡骑射、压制雷叙,并且吸引注意力,然后张飞就带着步兵,从雷叙围马超的营地营墙以北、背后百余步远的位置,直接渡河登陆。
不光有上千名士兵直接登陆,还有更多的张飞麾下的轻甲步兵游泳过河。
雷叙乱中本来就没站稳脚跟,又精神高度紧张提防赵云,冷不丁被张飞这个黑暗中有保护色的家伙偷袭、在河东站稳了脚跟。
张飞也不会跟雷叙客气,他因为也是渡河步战,跟二哥今晚一样,所以不好追击雷叙。
但他可以直接从背后绕后攻打马冢山山脚下的西凉军营地,而且也是从毫无防御工事的那一侧背刺,所以雷叙的马冢山山脚营垒也瞬间被背刺突破了几个大口子。
到了这一刻,雷叙已经彻底没有悬念,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
马超带着两千骑兵,从张飞背刺打通的口子里冲出来,冲下马冢山,居高临下直取雷叙。
虽然马超的五千骑兵至今还有三千人在褒中没运到前线,他眼下能动用的只有跟他一起在马冢山过冬的两千人。
而雷叙直到此刻还有五千人的惊弓之鸟、一夜被驱赶了三次,逃亡了三次的惊弓之鸟。
可是,士兵的质量差距太明显了。
雷叙的士兵从北原渭桥大寨逃到五丈原二寨,再逃到马冢山三寨,体力、士气,无不跌落到了极点。就算有五千人心惶惶之众顶马超,又怎么顶得住呢?
马超居高临下,顺着马冢山山坡的坡度,直接往渭河边冲,整个战场纵深也就七八里地,雷叙的士兵一路哀嚎,降者无数,最后剩下的全部如同被梳子梳过一样直接冲进渭河淹死。
“我命怎么这么差!一夜之间被关羽赵云张飞绕后破防三次!最后还要被马超冲下渭河!”雷叙带着嫉妒不甘的怨念,看着自己背后刺入、胸口穿出的马超枪刃,心中极度不甘地闪过最后一个念头。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31章 被關張趙馬圍毆的最高待遇(九千字大章)看書
马超拔出宝剑一挥削下雷叙首级,然后长枪一抖,把雷叙的无头尸体抖落到渭河中,被滔滔河水冲走了。
马超也借着甩出雷叙尸体的反作用力,一拨马头,让自己的马从渭河边的泥泞中拔出蹄子,回撤到干燥的坚实硬地上。
“好险,刚才为了杀这个贼将,差点冲过头马蹄都陷到河泥里。此将虽然无名,却也算是幸运了,能被关兄赵兄张兄与我联手杀死,怕是到了阴间都能吹嘘。”
张济留给雷叙的半个中郎将部兵马,整整一万五千人,加上王方搭进去的小几千人,就一夜之间,确切地说是从三更到四更两点的一个半时辰里,就灰飞烟灭了。
不是被杀就是淹死或者投降被俘。
——
PS:战斗章节不想拆开了水,就一章九千字大章一气呵成吧。这一更相当于三更了。
听起点前辈说一章如果字数太多、看起来订阅要好几毛钱,读者会心疼钱而去看盗板。
我就当试一次吧,如果这一章订阅成绩确实比平时还差,我就当买个教训,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也得坚持断章。
另外,三次绕后的战术图附在后面彩蛋里,也防止大家没地图看不懂进攻路线。翻一页就能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