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ao2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五百五十三章 要趕盡殺絕推薦-ztqzi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交出魔魂,否则……”
太殇魔尊开始了威胁起来……他犹豫了一下自己该怎么威胁。
拿苏礼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显然是不够的,因为这小子一看就知道刚得可以,而且刚才那一轮比斗居然势均力敌,让苏礼妥协的可能性太低了。
于是太殇魔尊念头一转,却是忽然邪恶地笑了起来:“否则,竹峰之下寸草不留!”
苏礼皱起了眉头,这魔头果然是邪魔做派,竟然是用竹山部落凡人的性命来威胁他……
心中极度不爽的情况下,苏礼伸手将那剩下的魔魂捏在了手里,然后感受着这魔魂中传来的一阵阵精神波动……魔魂不断挣扎,可是在小封印术和狱锁的囚禁下它无能为力。
苏礼忽然呀然道:“你将自己的意念分化入了这些魔魂中?”
石头亲王
太殇魔尊当场就是一滞,感觉不是很好了。
“住口,那和你没关系!”太殇魔尊忽然有些惊怒地呵斥。
苏礼听了却是了然道:“原来如此,这些魔魂看起来不但是你战斗时的最佳助手,甚至还有另外功效……或许是保命手段?”
他揶揄的语气使得太殇魔尊十分被动,因为这的确是他十分重要的后手,如今随着苏礼的言语等于是暴露在了中洲各大势力面前了。
古松子等人都是露出了一副恍然并且奇妙的表情……魔道修士对于中洲正道来说理所当然的是毒瘤一般,可是魔道修士实在是太难对付了,往往就算当场打杀了都不一定能够彻底将之杀死。
他们奇奇怪怪地保命手段甚至是复活手段太多了……一旦得罪死了一个强大的魔修,那么对于整个宗门来说就会是一场灾难了。
简而言之,这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尋找 前世 之 旅 小說
对于魔修来说他们的宗门势力本身就是为了抵抗正道围攻‘抱团取暖’而成,却是随时都能抛弃的。
但是对于正道宗门来说,传承才是大于一切的。
只是如果正道宗门有把握彻底将一个魔头给打死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犹豫……这世间的魔头,果然还是少一些比较好。
“你以为本尊的手段就是这些吗?”太殇魔尊神情有些疯狂了起来,他说:“魔魂只是一种手段,你觉得本尊会将真正的手段就这么放出来吗?”
反正不管这太殇魔尊怎么说,苏礼的目光却是没变过的……当这魔头以竹山部落乃至竹峰来威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思考如何才能将这魔头给彻底消灭了。
“我讨厌你的眼神。”太殇魔尊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你可知,我那徒孙风岑狼为何没有跟来?”
“哈哈哈……因为那是个比本尊还要心狠手辣的小子,他现在一定正想着如何能一口气将你的竹山部落给尽数屠灭!”
“不要想大衍学宫可以帮你……本尊先前留了一道千魂魔煞在风岑狼的身上。只要魔煞释放,那便是满城枯骨!”
苏礼依然不动声色……
他此时单手擎着那东天门柱,另一手则是捏着那重重封印的魔魂。
太殇魔尊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尤其是那封印着业火的东天门柱,恐怕这恐怖的业火柱有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引起这魔头的注意。
但是苏礼却是心头一动,从眉心识海中的那枚一直安静悬浮着的‘小千世界’上忽然跳出了一个小小的火星子……
这一点火星子介乎于虚实之间,明明无物可燃但却偏偏就是不会熄灭。
它顺着苏礼的身体经脉一路前进,最终落在了那捏着魔魂的掌心1……
小封印术一个加持,这一点火星就显得毫无存在感了,然后被一下子送入了那魔魂之中。
原本魔魂中多了些什么,对于原本的拥有者的太殇魔尊来说应当是完全能够感知到的。可问题是如今这个魔魂正被苏礼重重封印之中……而且,太殇魔尊也真没想到有人可以直接对那虚实之间的魔魂动手脚。
而做完这一切,苏礼却是毫无留恋地松开了狱锁,将那魔魂给释放了出来。
太殇魔尊看到苏礼的动作也是微微错愕,随后连忙检查了一下这个魔魂……并没有任何发现。
小封印术的存在毫无声息,连带着那一丝业火的火苗也是就这么悄然无声地藏在了太殇魔尊的魔魂之中。
太殇魔尊心中一动,这魔魂就立刻灵动地飞回了他的身边,然后猛地将之收入自己的身体内……他是不敢将这魔魂再放出来了,苏礼的封印术的确是对这些魔魂的威胁太大了。
与此同时太殇魔尊的表情也变得危险了起来……因为苏礼是个能够在某些方面克制他的人,哪怕只是部分克制,但这样的对手还是在成长起来之前尽早除掉比较好!
……就在这个时候,苏礼微微失神。
他手上的戒指中,赤老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将一段画面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中……
那是竹峰之下的竹山部落,他似乎正以凡人的视角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却是万千冤魂翻涌,然后如同恐怖的灭世之雨一般,猛然倾倒下来!
这是他的信徒视角,他的信徒在惊恐之中正在向他这个神灵祈求保护。
他微微定神,以心神佩传讯教内之后,才是又抬起头来看向太殇魔尊道:“你还是动手了。”
太殇魔尊‘嘿嘿’笑了起来道:“我可没答应你释放魔魂就不对那些凡人动手啊……而且,风岑狼那孩子的杀性,本来也就不是本尊能够控制得住的。”
苏礼听了微微颔首,随后心念一动……
太殇魔尊猛然间表情一变,然后面前打开了一道口子,一枚魔魂从中翻滚着滚落下来。
魔魂之上业火燃烧,让人根本不敢触碰。
“该死的,你果然动了手脚!”太殇魔尊脸色铁青……还好他没有真的将这颗魔魂融入己身,而是留在了某处虚空之中。
他习惯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别人,这果然是没错的……自从苏礼暴露了他可能掌控业火的能力之后,太殇魔尊就已经防着这一手了。
苏礼见状微微意外,没想到没能阴到这魔头啊……不过没事,一个不行那就多来几个。
下一刻,太殇魔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就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因为苏礼赫然在他的每一个魔魂里面都留下了一丝业火!
也是,谁让他先前将九枚魔魂一口气都放了出来呢?结果被苏礼用狱锁一口气都封印了一遍。
既然都已经实际上落在过苏礼的手里,苏礼又怎么会不动些手段?
太殇魔尊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整个人都随之化成一团恐怖的业火。
这个场景使得远处观战之人都是不由得又远离了一些,就怕被这些无物不燃的业火给波及。
业火对于修真者来说真的是太麻烦了,但是对于真仙来说却也不是那么麻烦。
理论上舍弃一定的法力和躯壳付出一定的代价还是能够脱离业火侵害的,只是点燃这太殇魔尊的,却是被他收入体内的魔魂!
这情况真是急转直下,众人都是没料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谁能想到苏礼竟然会拥有威胁真仙的手段,还真的坑到了太殇魔尊?
如果早就知道苏礼的业火之能,太殇魔尊也绝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但是魔尊终究是魔尊。
却见这太殇魔尊的身躯猛然间炸裂开来,业火四处飘散落于这残破的天地之间,立刻就是化作一片火海。
但是爆开的太殇魔尊本身位置,却是一枚看起来最小,但却最是灵动的魔魂一闪即逝,如同闪电般蹿向远方!
肉身是修行者的渡厄宝筏……可是对于真仙级别的修行者来说,肉身却又是一个可以随时舍弃的躯壳。
因为他们的一切精华早已经都归拢于阳神之中。
毫无疑问,太殇魔尊的阳神就是那魔魂的形态,他以自爆肉身的方式逃离了。
周围旁观者都是一阵赞叹,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尊纵横中洲世界的大魔头就这样被苏礼给坑得崩解了。
虽然最后这太殇魔尊绝对可以卷土重来……但是这次的大败亏输,却可以说是成就了苏礼在中洲的威名。
但是他们很快就惊愕的发现苏礼并没有善罢甘休,因为他竟然是直接掏出了一把有着清美花纹的长弓,然后将手中的镇魔剑给搭上了弓弦……
君之花再次满弦!
旁观者一阵愕然……总觉得这位剑崖圣子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太对劲的事情啊。
然后仿佛是感受到了众人心中的质疑,北光作为苏礼的弟子只能十分尴尬地做出‘震惊状’,发出一声‘惊呼’:
“出现了,我剑崖教秘传的‘射剑术’!”
古松子:“……”
龙长生:“……”
一群真仙大佬都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种挑衅他们智商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射剑术’的命名背后仿佛能够感受到的那股浓浓悲凉又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剑还是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