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99h優秀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23章 林迪斯法恩福音尊貴於金銀閲讀-5xma6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那些精神几乎崩溃的守军战士徒劳的抵抗着越来越多的侵入者,他们很快丧失了对城墙的驻守,使得后续的维京战士得以更顺利地爬梯与翻越。
这些巴尔默克维京人打了属于他们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攻城战,胜利已然把握在手中。
最普通的战士也萌生了占有金山,把金子使劲往怀里踹的冲动,他们纷纷觉得整齐石块堆砌的尖塔修道院里,一定藏着金山银山。
一度非常勇敢的守军百夫长,也在石墙被敌人攻破后丧失斗志,他在徒劳的反抗中被斧头砍得身首异处结束了一切。
军官已经战士,战友们的抵抗毫无效果!
最后活着的二十多人,与教士们窜入修道院,厚实的实木大门紧紧封闭。
大主教悲壮地望着室内那耸其的十字架,跪在粗麻垫子上,怀抱着从金盒中取出的羊皮书悲痛地祈祷。
修道院如同一座球笼,整个潮汐岛都是一座球笼。
教士与士兵,五十余人拥在一起,悲惨时刻他们祈求者上帝的拯救,可惜在维京人看来,这群家伙不过是一群懦弱的躲进洞窟的兔子,或是羊圈里的肥羊。
修道院以外的所有建筑都被侵入的维京人搜寻一遍,任何躲起来的人都被砍杀,整个户外仅剩下暴虐嗜血的野蛮人。
比勇尼心脏在狂跳,他非常气恼自己已经站在石墙之内,却没有第一时间弄到金银。
不过兄弟们已经缴获了一批铁器和布匹,这些物资拉回老家仍显得贵重。
“兄弟们!跟我来!把木门砸毁!”他一声吼叫,端着十字弓带头冲锋。
比勇尼麾下有五十多名战士第一时间响应,其中备着重斧的壮汉,开始了针对木门的打砸。
木屑横飞,情况却愈发异常。
须臾,盖格和他的人也参与到最后的激战,见得自己的兄弟如此磨蹭,这位急迫的人直接叫骂:“你的人是饿坏了肚子?怎么没有力气把门砸开?”
“不要说风凉话!此门极硬,让你的人一起砸。”
“好吧。嘿!我们砸开了们,里面的财物如何分?”
比勇尼肆意一笑:“当然是兄弟们凭本事抢。听着,谁抢到归谁,咱们兄弟可不能内讧。”
盖格点点头,高举自己的小手斧对着身后的兄弟大吼:“瓦斯荷比的男人们,给我砸门!里面的财物谁抢到就归谁。”
二十多名持双手伐木斧的战士开始砸门,可他们并不知道,林迪斯法恩修道院本体的木门,正是它的最后防线。诺森布里亚罕见的以阴干了不知多久的硬化橡木制作了木门,而门的后面也插上多支门闩。
壮汉们挥汗如雨,奈何对于这门的破坏堪称刮痧。
“难道我们要砸倒夕阳吗?”盖格绷着嘴一脸无奈。
比勇尼想了一个对策:“兄弟,让你的人跟我来。”
“你?有计划了?”
“快跟我来。”
一众围攻修道院的战士跑到了石墙城门内,他们已经知道攻城冲车冲不动大门的原因,正是因为门洞里堆了大量的石块等杂物。
比勇尼已经在搬运石块,他对着伙计们嚷嚷:“只有留里克的武器可以撞垮那木门。兄弟们,把杂物搬走,让攻城冲车进来!”
众人一声吼,五花八门的杂物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中被清理干净。
最终,因攀梯破城的优秀效果,已经被闲置的攻城冲车直接撞开的石墙之门。
与此同时,后方等好消息的留里克,敏锐地看到了这一刻。
“他们终于完事了!”耶夫洛剑锋直指,“大人,我们该进去了。”
留里克点点头,把心情近战、惶恐又非常内疚的保罗拽到身边。
这个被俘的粮官到底是怎么想的?留里克已经揣测的八九不离十。
这个时代的人们概念里,诺森布里亚王国仅仅是国王的王国,与普通臣民几乎仅存在税收与军事保护关系。臣民觉得日子难以为继,或是不想做农奴苟活,就敢于逃离。
但是,他们难以割舍掉自己的信仰,难以否定掉自己自出生开始就被塑造的三观,当然他们更加恐惧堕入地狱。
留里克顾不得那么多,他严肃命令:“现在!我要进入修道院!你要给我带路。”
“啊!我对此地……不熟悉。”
“无所谓。我要你帮我找寻圣物!听着,我对一般的金银兴趣不大,圣物才是重要的。比如所一些羊皮纸书籍,或是别的东西,这些我要全部带走。”
保罗听得了个七七八八,他特别听到了这位年少的蛮族首领对“羊皮书”有着追求,实在令人震惊。
保罗仔细一想,急忙而磕磕绊绊说道:“修道院,有一本神圣之书,此物整个王国的人都知道。”
“哦?什么书?”
“林迪斯法恩的《福音书》”
“是一种Biblio?”
听到这个词会,保罗浑身一震,他急忙嚷嚷:“即便我身份低贱,也知道那确实是一本珍藏的Biblio。我听说,那是拉丁文所写,是王国的圣物。”
“那就是我的圣物了!以后归我保管。”留里克野心勃勃,确实是比起一般的金银器皿,一本拉丁语书写的《Biblio》,也就是原始版本的圣经,实在有着巨大的文化价值。
对于经书描述的信仰留里克本身是不感兴趣的,然它的文化性与艺术性,罗斯人有学习借鉴的必要。既然它是用古典拉丁文书写,就更应当占为己有,还因古典拉丁语,在欧洲南方仍是一种重要的外交语言。最为关键的,则是这经书内的拉丁语词汇,将极大扩充罗斯人的词汇量,成为罗斯公国崛起的语言文字的基石。
留里克兴致勃勃带着亲信奔向洞开的大门,他赫然看到那攻城冲车已经冲了进去。
另一方面,四十多人簇拥着冲车,比勇尼则成了这伙人的指挥者。
冲车对准了紧密的、满是斧痕的木门,前方的尸体、杂物被尽数清理,留下来一条仅剩下血迹的颇为平整的石板路。
“兄弟们!冲吧!”
比勇尼一声令下,数以百计的维京战士接连怒吼,操纵冲车的人们仿佛获得无尽力量。他们推动冲车速度越来越快,在即将撞击之际,所有人全部脱手。
沉重的冲车势大力沉,它并没有真的撞开厚实坚硬的橡木大门,而是干净利落撞垮门框,木门带着门框,以及一些石块,整体性轰然倒塌。
修道院里的人们敦实开始尖叫,亦有的人在绝望中仍旧保持跪姿,不停胸口划着十字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冲进了的维京人毫无废话,他们见得任何黑衣修士肆意砍杀,暴怒与贪婪左右其头脑,在弑杀中变得癫狂,甚至没有人想着抓获俘虏带回去做奴隶。
他们一度堪称是为砍杀而砍杀,神圣的修道院浸入血色。
留里克巴不得第一时间找到的《林迪斯法恩福音》就被主教本人抱在怀里,如此圣物岂能被海上蛮人玷污?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然而这位主教衣着整洁之余一直流露着庄严气质,他被比勇尼盯上,两名战士没有将之斩杀,而是被控制起来。
福音书就掉在地上,一把尖锐的铁剑贴在已经闭上眼睛等待被杀的主教脖子上。
比勇尼一拳将之打醒,接着以纳尔维克港方言的诺斯语质问:“金子!银子!仓库!都在哪里?!”
主教丝毫不想合作,亦是不想做任何的反抗。
一名战士建立了那本事盛放福音书的金盒子,沾沾自喜的将之进献给比勇尼。战士非常清楚,比勇尼老大声望巨大,讨好他,日后其做了首领,自己必能得到好处。
比勇尼结果金盒大喜:“不知道这个珍贵的黄金盒子是要装怎样的宝物。”
他使了一个眼色,手下人直接将主教按在墙上。
比勇尼不停地逼问,奈何主教本人根本听不懂比勇尼的嚷嚷,更是只求速死。
“真是嘴硬,我再问你!最珍贵的宝贝在哪里?!”
主教的眼神偶尔瞟到掉在地上的福音书,那本圣物竟被蛮族战士随意践踏(其实是比较昏暗的室内让书籍难以明现)。
比勇尼恼羞成怒,随机下令手下施以肉刑。
主教被砍断了手脚,接着就被麻绳捆绑,捆在修道院的木质立柱。
比勇尼亲自拎着一把手斧,迫近这个可怜人,“告诉我最珍贵的宝贝,否则我现在就砍断你的膝盖骨。”
见对方仍是咬着牙不做表态,比勇尼只好痛下肉刑。
一个中年人在痛苦尖叫,已经进入修道院的留里克赫然看到了自己的比勇尼兄弟正在做的事。
而神圣的修道院成了地狱,随行进来的保罗几乎昏阙,他唯一庆幸自己披着一件白底蓝纹的斗篷,所谓有了它就能避免自己被砍杀。可现在这局面,他觉得自己是莫大的罪人,还不如被杀死算了。
留里克走近比勇尼,见得这个兄弟正行无意义的、令人作呕之事,不由得暴怒:“给他们痛快的死亡,不要任何的折磨。”
“但是此人拒绝拿出神圣的宝贝!兄弟们,我们来这里就是找寻宝贝的!”
比勇尼给了留里克很大提醒,再看这个要死的可怜种男人,那奇妙的地中海发型,其人身份已经明朗。
“林迪斯法恩福音!何在!”
“我要一本Biblio!给我!”
留里克大声重复这两句话,终于惊得主教睁开了眼睛。主教双眼直勾勾盯着刚刚在混乱中捡起一本书的保罗。
这眼神对于保罗简直是“你这个叛徒必然下地狱”的诅咒,惊得他手捧的书直接掉在地上。
“保罗?”留里克猛然扭过头,赫然看到其脚下的类似书籍的物品,当场惊得毛发颤栗。
保罗急忙再把书捡起来,他本人不识字拉丁语,只是觉得这本奇怪掉落的书籍有着极为精美的花纹,想着修道院里理应有多本书籍,这一本虽然不够神圣,想必主人会新欢。
他将之奉上,而此时本是奄奄一息主教,正在撕心裂肺地坡口大骂。
本该是儒雅随和之人而今有辱斯文,其人破天荒地谩骂充分说明了一件事。
留里克注意到这封面上涂画得极为华丽的花纹,这妥妥是一种凯尔特风格!他想不到此修道院最珍贵的圣书,除了封面花纹外本体如此朴素。他打开书籍,一页又一页的羊皮纸密密麻麻书写着极为工整的某种艺体字的内容。书内亦有一些绘画,就是这些图画实在抽象。
留里克注意到了一切明显是标题的文字,哪怕它是奇怪的某种艺术体,他仍然辨识出了某些关键的词汇。
就是它!无误!
留里克兴奋地合上书籍怀抱在胸口,然后令保罗代为发言。
保罗在极度紧张中磕磕绊绊道:“我的主人,罗斯的留里克,会永远保管这本神圣的书籍。”
听得,陷入最后疯狂的主教瞬间安静下来,他不可思议地凝视留里克的脸,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大宋之杀猪状元
而留里克也装模作样的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再微微一躬,再不想和这个被捆起来的男人赘言。
毕竟,指挥大军杀到这里的就是他留里克本人,之余诺森布里亚王国实为大恶人,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留里克扭头看着比勇尼,展示自己怀里的树:“已经够了,其实这本Biblo才是最重要的宝贝。”
奈何比勇尼茫然地摇晃脑袋:“什么东西?兄弟,只有金子银子和宝石才是宝贝!”罢了又要继续逼问主教金子何在。
留里克实在是看不下去,,暗探比勇尼的无知,严肃地命令耶夫洛:“已经够了,赐予那个被困者速死。”
耶夫洛心领神会,持剑完成最后一击,主教死……
“你干什么!”比勇尼带着怒气使劲跺脚,“兄弟,我还没有问清仓库的下落。”
“已经够了。你好好看看吧!”留里克随意指着修道院里乱窜的人们,他们的确或多或少都弄到了金银。
正在此时,盖格和埃斯比约恩两兄弟,乃至被比勇尼忽略的老弟弗洛基,都从一面侧门钻出。接着五只皮箱被搬出来,随着斧头砸开青铜锁,里面赫然是闪亮的银币,每一枚上都印着查理曼大帝的头像。
“兄弟!我们发财了!”盖格兴奋地大叫。
见状比勇尼的怒气瞬间消失,接着兴高采烈去拥抱银币,在皮箱里划拉着银子听着清脆的响声哈哈大笑。
留里克实在笑不出来,仿佛抢掠金银确实与他无关。正所谓流寇海贼才耽于金银,真的强者知道书籍以及其承载的巨量信息,是成就强权崛起之关键。
他随手命令耶夫洛等亲密佣兵:“不要管什么金银珠宝,给我找寻书籍,整个修道院翻找一遍,任何书籍都不要放过。找到书籍交给我,有厚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