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tby超棒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ptt-第141章 再見了雷曼兄弟讀書-nicyv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对于雷总发出的救援呼唤,米国银行这边经过一番盘算倒是提出了一个思路,用贷款加股权的形势进行收购,雷总喜出望外,立刻组织起了相关谈判。谈判的进程似乎出奇的顺利,两边的团队都展现出了极高的效率。令雷总没想到的是,一番洽谈后,下午13点17分,正准备起草最后的收购协议之时,米国银行总部那边突然宣布终止收购谈判,并且有消息称米国银行已经准备和美林合作。雷总连连追问为什么?对方只是苦笑一声,“你知道,高盛和摩根并不希望我们合并,压力太大。而美林向董事会开出无法拒绝的条件,我们只能选择美林。”听完对方的话,雷总丧失全部的力气,瘫坐在办公室,一个指头都不愿移动。
而这则消息的证实,让白铄对汉斯这个喜好华夏文化的年轻金融才俊更加的钦佩,居然能通过一个很不起眼的消息就判断出具有如此大影响力的事件。此刻他已经下定决心,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后,一定要想办法彻底将汉斯这个人拉到自己的团队中来,凭他的聪明睿智和对华夏文化的喜爱,今后定会成为自己事业上很好的助力。
神龙大陆
鬼混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下午时分,雷曼最后的希望巴克莱银行终于传来了消息,愿意收购雷曼兄弟,不过他们只收购优质资产,雷曼的不良资产需要剥离由米国各大机构兜底。虽然条件十分苛刻,但是这并不是无法达到的目标。雷总再次爆发出了顽强的斗志,他此刻感觉到年轻时的那个充满朝气,充满斗志的少年又回来了,他深信,雷曼一定会在他手中度过危难,重振辉煌。对,等过了这个关,只要度过这个难关,也许就是半年的时间,现在就算吃点亏算什么,那些商业地产就会再次升值,甚至还会超过前期的高点。到时雷曼将再次屹立于华尔街的顶峰。
雷总再次找到了老财,厚着脸皮要老财继续帮助雷曼走出困境。对于雷曼的事,老财最近也是被搞的心力憔悴,特别是这两天,他感觉仿佛是度日如年一般,高强度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使这位老人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虽然从心底他是很看不上雷总这人的,但从财政部的角度,又不得不为拯救雷曼而做出努力。
经过老财的一番协调或者说威逼利诱之下,米国各大银行终于答应了替雷曼“兜底”。一直守在一旁,显得十分紧张的雷总得到确切的消息后,终于抖动着手,摸出一颗救心丸,连水也没喝一口,就吞了下去。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前一刻还了无生机的雷曼,终于又再次重现了曙光。这两天日夜不休的坐着过山车一般,让他的小心脏也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
同样,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白铄这边也立刻炸锅了一般,这样的变化让大家也是措手不及。现在看起来,在两边都达成了一致的前提下,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拯救雷曼的计划了。众人都纷纷再次忙碌了起来,伟伦他们甚至已经开始翻出了原先制定的备用方案,以雷曼被巴克莱收购为前提进行着推演和重新制定挽回损失的预案。
白铄并没有制止伟伦他们,毕竟多一些备案总是好的,但是他依然很有信心的为大家打气,不到最后一刻,永远无法知道谁胜谁负。不过白铄此刻也感到了将命运交给别人操纵的难受,以后如果自己强大了,一定要成为操纵命运的那个人,而不是这样被动的去猜测最终的结局。
晚间时分,一切准备就绪,雷总怀着悲壮而喜悦的心情,以壮士断臂的决心接受了巴克莱的收购计划。
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巴克莱却突然变卦了。“我们很遗憾。次贷危机后银行监管部门认为投资雷曼风险太高。非常抱歉。”这是巴克莱收购计划负责人留给雷总的最后一句话。
大哥,菜市场买菜都不带这么没有诚信的。他没想到巴克莱这样的国际知名机构竟然会出尔反尔,毫无诚信。雷总崩溃了,对,他崩溃了。随着最后一根稻草被扯断,他什么也不想管了,来到床上用被子捂住头,沉沉的睡去,他太累了……
9月14日上午9点12分,国际互换和衍生产品协会(ISDA)宣布,允许投资者冲销与雷曼相关联的信用衍生品以避免卷入未来雷曼破产引发的巨大漩涡。这个消息让市场陷入了一片恐慌,不过却是上白铄等人振奋不已,这标志着一直忐忑的内心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
“看来雷曼破产基本已成定局了。”刘蜀喃喃的说到。
“不用急,目前的市场上还存在着一丝侥幸,也许不到雷曼真正破产的那一天,大家都不会相信他会真的破产。”白铄说到。
“这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汉斯这半个华国通用蹩脚的汉语向白铄问道。
白铄拍了拍汉斯的肩膀:“是这个意思,汉斯你的华语知识越来越棒了。”
当天,雷总与米联储主席老储打了很久的电话,大家都知道,以雷曼目前的状况,必须在周一之前有个了断,不然结局会非常的难看。电话里老储告诉雷总目前只有破产一条路了,不过没有人知道更多的电话内容。但之后雷曼紧急召开了董事会,会议开了很长的时间,具体的内容外人无从得知。
刘蜀:“雷曼不会还有什么手段吧?”
梁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破产再没有第二条路了。”
刘蜀:“我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啊。”
白铄拍了拍刘蜀的肩膀,笑着说:“这样的庞然大物要倒下去那也是很不容易的,虽然已成定局,但是难免有些垂死挣扎之心,我想现在会场里的那些人无非是有些不甘或者难以接受现实,放心吧,靴子总会落地的。”
最终,直到深夜,经过了近6个小时的讨论,雷曼兄弟公司董事会就米联储开出的公司倒闭条件达成一致。
9月15日凌晨1点,雷总落寞的走出雷曼总部大厦,面对早已闻讯赶来的媒体,他宣读了董事会决议:雷曼兄弟投资公司向联邦ZF申请11号破产保护法案。
此时与雷曼总部的气氛截然相反的是,白铄的别墅里,一片欢腾,电视里正播放着雷曼兄弟公司前的实况。刘蜀竟然热泪盈眶,猛的抱着梁荧哭喊到:“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梁荧知道,这个兄弟最近可是每一根神经都被绷得紧紧的,现在终于算是彻底的放松了。
阴阳手记
欢呼雀跃的人们,把白铄高高的举起,不断的抛向上空,也好在这地下室的层高够高,才有足够的空间让白铄享受这飞一般的感觉。
热烈过后,白铄冲着大家说了一声:“走吧!咱们也去热闹一番。”
刘蜀笑问道:“去哪?吃宵夜吗?”
“去见证历史!”梁荧代白铄回答了一句。
雷曼兄弟总部位于时代广场中心位置。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这里却人声鼎沸。此时昔日辉煌的总部内,一片狼藉,那些以前被视作珍宝的文件、资料如同废纸般洒满了一地。一个个垂头丧气、西装革履的投行精英正步出这座曾经的米国第四大投资银行。他们手中拿着纸箱、文件袋、艺术品、雨伞等办公物品,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印着“Lehman Brothers”的标识。
警车在街边闪烁,与雷曼兄弟总部相临的第七大道上簇拥着记者和围观的人群。许多人们在门口相互道别、拥抱,眼中似有泪花,对媒体记者的提问置若罔闻。其中一位突然变得气愤起来,冲着围观的人们大喊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觉得这很有趣吗?”
白铄和梁荧一行,默默的站在街道上看着这发生的一切。“真想不到,雷曼兄弟竟然真的倒了,这个158岁的巨人就这样轻易的倒下了。”刘蜀依然还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
这时,在街角一个黑人小伙手中的纸箱被撞到了,东西洒满了一地,他本能地立刻想要弯腰去收拾物品,却又猛的踢开了纸箱,然后竟然蹲在街边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白铄突然走过去,帮助黑人小伙收拾起他的东西,黑人小伙见状立刻主动接过箱子,将剩下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站起身来。
“嘿,你是……你是白先生。”黑人小伙也认出了白铄,不错,这个黑人小伙正式白铄上次拜访雷曼时见到的那位。
“这么大人了,还在这哭啥呢?”白铄问道。
黑人小伙又抹了抹还未干的泪痕,微微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没什么,就是有些感触,在这工作了这么多年,说没就没了。”说到这,小伙又有些哽咽了。
“你叫什么名字?”白铄问道。
黑人小伙立刻伸出手,说到“噢,我叫马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白铄伸出手和马克握在了一起,然后另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说到:“马克,我们华国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写的:“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致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白铄把《重头再来》这首歌词翻译了一遍给马克听,立刻让马克有了一些触动。白铄接着说道:“多想想那些支持你的亲人、朋友,为了他们继续努力吧。”
马克微微一笑,“谢谢您白先生,我想我很快会振作起来的”,他左手抱着箱子,再次伸出右手和白铄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白铄问道:“对了,马克你之前在雷曼具体是做什么的?”
马克:“我在雷曼做了三年的经济分析师。”
白铄一听顿时高兴了,下一步自己的投资公司最缺乏的就是有经验又诚实可靠的经济人才。而经过与马克的几次接触,白铄觉得眼前这个黑人小伙儿骨子里有着一股真诚和谦和。
“马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白铄向马克发出了邀请。
马克大喜过望的看着白铄:“我……我可以吗?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过可能以后工作的地方不仅仅限于米国。”
“我……我没问题的,我……我能行。我是个好人,我是说我会是个好员工的。”马克激动的有些词不达意。
白铄笑了,拍了拍马克的背:“好啦,咱们走吧。明天将是新的开始。”
马克和白铄一行也随着渐渐稀疏的人群慢慢离开。不一会儿,马克再一次回过头,看着灯火中的雷曼总部大楼轻轻的说了一句:“再见了,雷曼兄弟!”
这是一个注定不平静的夜晚,而当太阳升起时,华尔街上已经再无“雷曼兄弟”。
(这几章是重戏,中间一些过程细节原谅我自己的确编不出来,查阅和借用了许多网上的资料,希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