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我生過氣嗎?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李北牧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淡而沉稳。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我生過氣嗎?推薦
哪怕是在面对儿子李谪仙与弟弟李星辰如此谈话。
他也没有丝毫的内心波澜。
他只是用异常淡漠的眼神扫视着李谪仙。
既不愤怒,也不意外。
仿佛李谪仙的所有内心活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在他的算计当中。
全世界的黑暗之王。
这是现如今的李北牧,最响亮的一个头衔。
也是谁也无法质疑的。
面临父亲如此说话。
李谪仙陷入了沉默。
他的内心,是不安的,更是恐惧的。
他很清楚父亲的强大。
也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
他想干什么?
他想反李北牧,反自己的父亲!
而他李谪仙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李北牧赐予的!
包括在李家的地位,也是因为李北牧的存在,才拥有的。
他真反了李北牧,就是当白眼狼!就是丧心病狂地忤逆子!
他岂能这么做?
他有什么资格如此去做?
李星辰会同意吗?会和他联手吗?
如果李北牧不在,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
但现在。
没可能!
“回去休息吧。”李北牧淡淡说道。“你刚出院,需要多休息。”
说罢,李北牧甚至没再多说一个字。
转身朝花园外走去。
只是在临走前,淡淡看了李星辰一眼。
后者会意,径直跟了上去。
将李谪仙晾在一旁。
李谪仙怔愣在原地。
只是刹那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曾经,他也是明白的。
只是在这一刻,他的体会更深刻。也更凌厉了。
哪怕是二叔李星辰对自己的好。
也不是因为这份叔侄感情。
而是自己,是父亲,是李星辰大哥的儿子。
没有父亲这层关系,他甚至认为二叔不会多看自己哪怕一眼。
此刻。便是最好的证明。
父亲只是一个眼神,二叔便毫不犹豫地,没有任何叮嘱地,随父亲而去。
根本没有理会此刻的自己,是如何心情。
吐出口浊气。
李谪仙紧握双拳,内心说不出的复杂与激烈。
……
红墙内的风景,依旧是美好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
物是人非。
该变的,都变了。
唯独这红墙,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原貌。没有丝毫的改变。
“大哥。您怎么忽然入红墙了?”李星辰好奇地问道。
这是当年离去之后,大哥第一次入红墙。
哪怕上一次,大哥也并没有本尊在红墙内现身。只是启动了他在红墙内的势力而已。
这一次。是为什么?
又有什么目的?
“见见故人。”李北牧淡淡前行。
并没有掩藏自己的行踪。
既然来了。
他就不必有任何忌讳。
“见故人?”李星辰闻言,眉宇间闪过一道惊愕之色。
大哥的故人是谁?
又有谁,值得他亲自现身会面?
李星辰的内心,有了答案。
可在有了答案之后,他的内心愈发的卷起波澜。
優秀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我生過氣嗎?推薦
“现在就见?”李星辰迟疑地问道。
“见他,还要挑一个黄道吉日?”李北牧反问道。
李星辰哑口无言。
大哥要见谁,的确有资格说见就见。
哪怕是见薛长卿,也不必有任何的忌讳。
更甚至,他相信薛老会非常郑重对待此次的见面。
毕竟,曾经的红墙第一人,已经归来了。
这一次,是正大光明地闯入红墙。
作为现役的第一人,岂会不见一见?
不正面碰一碰?
“这些年,薛老很低调。也极少露面。”李星辰说道。“在我们这群人上来的时候,他只是简单和我们吃了顿饭,也没有交代任何事儿。就仿佛在传递一个信号——红墙内的事儿,他不打算管了。”
“你信吗?”李北牧反问道。“长老会在红墙内的飞扬跋扈,难道不是靠他薛长卿撑腰?”
“那倒也是。”李星辰微微点头。“现如今,新老势力已经势如水火。明争暗斗层出不穷。我预计,用不了多久,这场斗争必将推向顶峰,引起大爆发。”
“三十多年了。”李北牧负手前行。似乎并没将李星辰的那番话听进耳朵。自顾说道。“也不知道那头老狐狸,过的怎么样。”
说罢,他缓缓前行。朝红墙最深处走去。
李星辰只是陪李北牧走了一段路。
在离那小平房还有一段距离时,便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这是大哥和薛长卿的单独会面。
自己是不方便,也没资格参与的。
他驻足而立,在原地等候。
李北牧也没多说,仍是缓缓前行。
可就在他准备伸手推开护栏时。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
一道李北牧早就察觉到的身影。
“你就是李北牧?”
嗓音中,略到警惕之心。
何三冲对自己的实力再有信心。
可这一次面对的,并不是楚云那种明面上的武道强者。
而是在他还是弱冠之年时,便红遍燕京城。并被誉为红墙第一人的李北牧。
古堡一号。
更是楚殇那群强者的带头大哥。
是连传奇女人萧如是,都给几分薄面的存在。
何三冲不可能小觑李北牧。
从他身上流淌出来的恐怖气息,便足以证明此刻的他,并不放松。
“我是。”李北牧微微点头,却没有回头。
他不习惯回头看人。
他的眼睛,从来都只看前面。
他的手,也没有因为何三冲的出现。而彻底停下来。
他搭住护栏,准备推开。
“如果你没有合理的上门理由。”何三冲的右脚,微微往前踏出一步。
刹那间,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恐怖气势,轰然而至。
仿佛要当场将李北牧碾碎。
而那股气势,更是宛若实质。
是能够用肌肤感受到。
用心灵体会到的。
“我会杀死你。”
何三冲薄唇微张,气势如虹。
李北牧闻言,手臂依旧没有停顿。
伴随咯吱一声。
他推开了护栏。
何三冲也没有食言,他出手了。
只是一刹那,他逼近了李北牧。
也只是一刹那,他仿佛被点穴一般,动作戛然而止。
风,静止了。
空气,也仿佛凝固了。
小平房门口,赫然站着一道身影。
一道满头白发,浑身散发出一股世外高人气息的身影。
此人,正是年近百岁的薛长卿。
一个仿佛红墙符号的男人。
何三冲停手,并不是怕与李北牧决斗。
哪怕输给李北牧,哪怕当场被李北牧所杀。
他也无所畏惧。
他留在红墙内的唯一目的,就是守护薛老。
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顾虑。
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小李,进屋说话。”
薛长卿开口了。
并亲自出门迎接。
可见李北牧在薛老的心中,有多么重的分量。
李北牧闻言,微微点头。踱步走入了前院,朝门口走去。
反观何三冲,则是死死盯着李北牧的后背。
眼神如毒蛇一般阴冷。丝毫不松。
直至李北牧彻底从视野中消失。
何三冲这才转身离去。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来去无踪。
茶室内,已经摆好了热茶。
薛长卿也没有多余的客气寒暄。
落座后,邀请李北牧喝茶。
李北牧也没客气。
径直端起茶水品了一口:“您知道的,我来不是为了喝茶。”
“那你来是为了什么?”薛长卿反问道。
“我是来请您让位的。”李北牧说道。
说的直白。
说的疯狂。
说的——丧心病狂!
我是来请您让位的!
让出红墙第一人的位子!
你太老了!
火熱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我生過氣嗎?熱推
你也不配继续头戴如此光环!
面对李北牧的这番话。
薛长卿没有丝毫意外。
李北牧近期的所作所为,包括他的大量布局,都在告诉薛长卿。
他此次回国,复仇只是一方面。
真正要做的,是取缔长老会。
是逼迫薛长卿让位!
红墙第一人,该换人了!
你薛长卿,也霸占了近四十年之久,该退了!
“你想坐我的位子?”薛长卿抿了一口茶,神色平淡地说道。
“您看,我有机会吗?”李北牧问道。
“那要问你自己。”薛长卿淡淡说道。“你有诚意,就有机会。”
“我没什么诚意。”李北牧说道。“我只是认为,你们这些年做的并不好看。”
“那你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机会。”薛长卿摇头说道。
“机会不大,也是有的。”李北牧说道。“我会按照我的计划去做。成了,算捡便宜。输了——”
“我没输过。”李北牧一字一顿地说道。“当年和楚殇那一战,我都赢了。我不觉得我会输。”
“没输,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薛长卿很不客气,异常直白地说道。“没输,为什么当了半辈子的孤魂野鬼?”
“早十年,早二十年。你敢回来?你敢在红墙内挑起事端?”薛长卿眯眼问道。
“看来,我的所作所为,在某种程度上惹您生气了。”李北牧神色轻松地说道。“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有口皆碑的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我生過氣嗎?閲讀
薛长卿点了一支烟。
他抽了大半个世纪的香烟。
以前是一天一两包。
现在,则是一天一两根。
这是薛神医对他的规劝。也是他自己醒悟过来的养生之道。
今天。他决定把这根香烟用在此时。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生气?”薛长卿深深看了李北牧一眼。“在你的记忆中,我生过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