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斬月討論-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大戰前的謀劃展示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现在怎么办?”
萧惊羽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道:“下一步?”
“魂哭城。”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不着急,现在已经是深夜,鬼气太盛,咱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明天再去找周励的晦气。”
犬说
萧惊羽皱眉道:“仙师已经确定要追查的事情与魂哭城有关了?”
“能杀龙骑士的,除了周励、姜云粥还有谁?”我问。
萧惊羽不禁失笑:“你就不担心幕后还有黑手?”
“担心,所以还要作更多的筹划。”
我直接盘膝而坐,一拂引魂灯,把南霏给放了出来,观察她的动静,以免在引魂灯里时间太长了而出什么岔子。
好在,重见天日的南霏并没有什么问题,灵气依旧浓郁,冲着我吐了吐舌头,笑道:“我没事。”
我摇摇头,笑道:“幸好你不是吊死鬼,不然吓死我。”
她也笑了。
萧惊羽则也一卷长袍坐在一旁,笑道:“对强如姜云粥那样的鬼王能出手如此狠辣,但对无脸鬼这样的小小鬼物的态度却如此柔和,仙师,这是一个什么道理?萧惊羽想聆听教诲。”
我笑道:“当一个人走到足够的高度之后,俯瞰众生之后会有许多种态度,有人觉得众生皆蝼蚁,有人觉得尘世与我无关,有人则觉得众生就是众生,力量有强弱之分,但不应该有高低之别,强者向弱者出手,本来就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情。
萧惊羽一愣,随即抱拳:“在下受教了……”
……
我则心神沉浸在心湖之中,不再搭理萧惊羽和无脸鬼,沉声道:“我要去魂哭城找周励的麻烦了,有什么提议没有?”
白鸟身形一跃,出现在了心湖之中,白衣胜雪,美得跟个小仙女似的,冲着我微微一笑:“怎么,心里没有什么把握了?”
“嗯。”
我没有否认:“古战场指南录上,对魂哭城城主周励的描述最多,这个城主的手段也最多,应该比姜云粥和段无牙都要厉害许多,而且这次长生殿的力量也裹挟在其中,姜云粥没有回哭夫崖,肯定也在等着我上门送死,所以我这次要面对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魂哭城,而是魂哭城为首,但背面可能还有姜云粥的孤注一掷的一次偷袭,此外,还有长生殿风沧海的谋划,以我对风沧海的了解,他会竭尽所能的留住我,在魂哭城设下一个必杀的死局等着我。”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的一声长叹:“我多半要成为抹灭级目标了,一旦在魂哭城战死,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用太担心,你还有我。”
白鸟柔声一笑,说:“而且,不是还有你的美女师姐送你的宝物符箓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再帮你改写出一张镇守符,让你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一方小天地的主宰,只是镇守符的时效很短,所以你要斟酌一下,是要镇守符,还是要一张能让你逃出生天的破界符。”
“改吧!”
我沉声道:“既然都已经来了,不战而退不是我的一贯风格,而且我也未必就一定输,一张镇守符,再加上师姐给的一张神兵天降符,应该可以拼一拼了,再不济……我还有这么多的法宝,一口气砸上去就是了。”
“未必。”
心湖中,另一道身影涟漪浮现,正是师尊萧晨。
“师尊!”
“仙师!”
我和白鸟齐齐转身行礼。
萧晨一拂袖,笑道:“陆离,这一战确实会相当凶险,那个叫风沧海的小子处心积虑,在魂哭城与哭夫崖之间想必早就来回游说了许多次,以至于让两股原本水火不容的势力有了合作的迹象,他先是鼓动姜云粥对你出手,姜云粥落败之后就已经大势已去,只能沦为别人的附庸,所以她只能跟长生殿、魂哭城合作,但姜云粥这复仇的一击必定是相当恐怖的,不容小觑。”
“师尊有什么办法?”我问。
萧晨笑道:“你那师姐的剑道修为确实堪称神人,但在符箓一道上却所知甚少,她给你的符箓品相固然都相当不错,毕竟是从北方的一些巨鬼、大妖那里斩获而来的,不过这些符箓未必是最适合你的,例如那三张清心符,有定心凝神的功效,一张燃烧可以达到一炷香的功夫,但仅仅定心凝神有什么用?所以,师尊可以帮你改写这三张清心符,使其品秩提升一级,成为传说中的清心镇妖符,一旦燃烧起来,不但能清心凝神,还能对鬼物拥有天生的压胜功效,可以降低对方至少一层境界。”
他悠悠道:“只是清心镇妖符的燃烧会很快,大约十息之内就燃烧殆尽,你还是需要你自己斟酌。”
我沉吟一声,随后直接掏出三张清心符:“请师尊直接动手,清心符对我而言没有什么用,倒是清心镇妖符确实好像很有用。”
说着,我继续道:“天降神兵符需要改吗?”
“不用。”
凌天武帝
师尊摇头一笑:“天降神兵符原本就是一种杀伤力巨大的符箓,而且这张符箓的品秩太高了,师尊就算是想改也有心无力。”
白鸟笑着点头:“别看我,我也这么觉得。”
我点点头:“好,那就有劳师尊和白鸟了。”
“对了。”
萧晨单手点指,十分轻松的修改清心符的同时,沉声道:“那螭龙环佩确实是一件上乘法宝,那女鬼姜云粥只是知道螭龙环佩灵气充裕是宝物,却不知道螭龙环佩的真正厉害之处,这件法宝已经蒙尘多年,外部禁制朽烂,如果你愿意的话,师尊可以帮你修复这些禁制,使得螭龙环佩成为真正可用的法宝,但用完之后螭龙环佩会破碎,你自己斟酌。”
“碎了就碎了,一件法宝哪里抵得上自己的小命?”
我笑着将螭龙环佩奉上:“有劳师尊了!”
“嗯。”
萧晨将三张改写成功的清心镇妖符递给了我,然后神色凝重的盘膝坐在我的心湖之中,将螭龙环佩双手捧定,随即双手张开,环佩浮在胸前,开始以自身的灵气去温养、重塑螭龙环佩的禁制与内中的力量,这种事情……确实已经远超过我的认知了。
白鸟则没有师尊那么轻松,她亭亭玉立于心湖之中,心无旁骛,单手不断点指那张悬空的符箓,而且这段时间相当长,毕竟,白鸟是旧神界的女武神,最擅长的其实是战斗杀伐,这种符箓一道的事情,她多半也是个半桶水,师尊没有点破而已。
至于师尊萧晨,这位曾经仙界至尊,那就完全可以用所学渊博来形容了,真正的仙界至尊,就应该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那种,而且远不止这些,在仙术上是万人之上,在符箓一道上同样是万人之上,甚至在法宝修复上,师尊也是一等一的。
“真是找了位极好的师尊……”
白鸟快写完的时候,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声。
我咧咧嘴:“专心!”
“嗯~~~”
……
不久之后,螭龙环佩修复,师尊轻轻抬手一推,将这枚法宝推送到我面前,而我当我再次捧起螭龙环佩的时候,已经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雄浑澎湃的力量了,而就在注视属性的时候,更是被新的价格给吓了一大跳——
【螭龙环佩】:售价800金鲻钱。
……
戮天神帝
“靠……”
我心头有些无语,这是800金鲻钱啊,相当于4000根上品灵晶!如果我把这个螭龙环佩给卖了,恐怕以后就不用再愁银色剑胚修炼所需的灵晶了!
可是转眼间我就冷静了一下,先姑且不说螭龙环佩是我现在的保命物,小命高过于一切之说,首先,七煞城的那边的珍宝坊的市场就这么大一点点,能不能吞得下价值八百颗金鲻钱的宝物还不好说,就算是吞下了,他们有4000根上品灵晶吗?
难说,到时候我手握一大堆金鲻钱却买不到灵晶,那这些金鲻钱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于是,舒了口气,将螭龙环佩置入包裹里的唾手可得处,备用。
似乎看到了我的心路历程,师尊微微一笑,轻轻颔首。
白鸟则轻笑一声,她是真正跟我心意相通的人,我的一切想法她都能洞悉。
“陆离。”
师尊继续看着我,道:“你的十方火轮眼的修炼已经许久没有进境了,师尊不是责怪你,你肩上的事情确实多,但这一次可能真的需要十方火轮眼的第四重力量了,所以,就在这里,师尊帮你将十方火轮眼的第四重‘眼中蕴仙剑’给打开吧?这对于你这次的历练,至关重要。”
“嗯。”
我点点头。
直接盘膝而坐,师尊则坐在我对面,顿时十方火轮眼跟他之间有了某种维系,紧接着一重重的禁制开始缓缓打开。
……
不久之后,右眼之中一片刺痛,当我再次睁开的时候,只觉得整个右眼都已经金光灿烂起来,紧接着一柄剑刃的雏形开始缓缓在眼中孕育起来,而且越来越像是……银色剑胚白星?
“白星是你的本源飞剑,与十方火轮眼契合,不必惊讶。”
师尊微微一笑:“记住,眼中蕴仙剑的这一击,力量磅礴,你不可以使用在姜云粥、周励这些人的身上,只能在面临真正的生命威胁时方可使用。”
“知道了。”
我点点头:“那人是长生殿的主人、风沧海的师父……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