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笔趣-第1079章 聯姻閲讀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圣母,你睡着了吗?睁开眼睛看看,看看这个女人,她阴险歹毒、热衷权游,凭什么成为四级大牧师啊?”侏儒摔在地上后,也不爬起来,只坐在毛毯上干嚎。
虽然表现有些夸张,但也代表了他此时的真实情绪。
在侏儒看来,珊莎能成为一级牧师,已经会影响信徒信仰;如果让她升级,二级或三级,会让其他老实人牧师心态失衡、三观破碎;四级的话……连他都心里不平衡了。
他经历那么多艰难险阻,也才刚刚四级圣骑士。
因为牧师是灵魂升华,而圣骑士主要强化肉体与意志,同样的阶位,圣骑士的难度与实力都要比牧师要低一级。
他出国用命去打拼,反而混得还不如蹲在家里熬的珊莎。
“你嫉妒我!”珊莎笑着踢了侏儒一脚。
“所有七神信徒都该嫉妒你。”
珊莎摇了摇头,叹道:“亏你还是传经人,连《七星圣经》都没读透。圣母一直在宣扬,信仰属于七神,政权属于王国。
每一版本的《七星圣经》我都详细研究过,在七神教义中,从来没有不许玩权力游戏的禁令。
你想想就明白了,禁止政客玩权游,犹如禁止男人找女人,这样违背常伦与天理的事,伟大光辉的圣母怎么会去做?”
“我老爹也在玩权游,他怎么铁定下地狱呢?”侏儒道。
“所以呀,圣母鼓励男女恋爱、婚嫁,却不赞同嫖与娼。”珊莎一摊手,很无辜地说:“凡事都有个度,男女之事如此,权力游戏亦然。
只要不主动使用太过恶毒的手段伤害高尚之人,权力欲就不是罪。”
“你谋害米娅,利用玛格丽!”侏儒道。
“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珊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米娅是谁?红神国王!
在最早期版本的《七星圣经》中,斩杀敌对神灵的教徒,甚至能得到圣母的嘉奖,成为被世人永记的义人。
即便后来龙女王对这条进行了修改——不可伤害无罪异教徒,可米娅怎么也算不得无罪啊。
她血祭拉赫洛的次数,可不比史坦尼斯少。
虽然被烧死的都是囚犯与逃兵,可在七神教义中,献祭邪神是最严重的罪行,难道拉赫洛不是邪神?”
“这……”侏儒呆了呆,道:“你目的不单纯。”
“如果我目的纯粹,我就不是政客,而是圣堂里的圣徒了。”珊莎翻了个白眼。
接着,她又说:“当年在仙女岛,龙女王审理我祖父、大伯一案的过程,还记得吗?
他们在红堡里的遭遇很凄惨,但我们后来知道了,我祖父绝非无辜。
所以,疯王的罪名只有残暴、渎神、违背人伦,却没我们之前认为的‘违背君对臣之誓言’,也没谋杀罪。
我祖父参与了权力游戏,还是主动挑起纷争的一方,那他在权力游戏中有什么下场,都不值得诸神怜悯。
这是权力游戏的规则,对所有参与者都适用。”
侏儒道:“你想的很美好,可权力游戏都是当权者在玩,而当权者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对无辜的平民造成影响。”
珊莎笑道:“当权者有责任,也有权力。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用法律与传统礼仪保证司法公正,是国王的责任。
他完成自己的责任,让数百万的平民得到好处,却不会因此受到七神嘉奖,因为这是国王应该做的。
有责任就有权力。
作为最大的政客,国王要捍卫自己的权力,就必须玩权力的游戏,至于权力游戏可能带给民众的伤害,都在国王的权力之内。”
“听起来很有道理,却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侏儒不以为然道。
珊莎冷哼一声,自傲道:“这是我研读《七星圣经》,并认真观察龙女王的行径后总结出来的智慧,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
“我咋不记得龙女王说过这样的话?”
“她没说过,却做了。她能从一无所有的卡丽熙,成为世界的女帝、神王,你该不会认为她从来没玩过权谋吧?”
“呃……”侏儒被问住了。
——龙女王肯定不是小白花,她的心肝比你都黑。可她对你的道德要求,肯定与她对她自己的不一样呀!
“你悠着点,国王的心思尚且难猜,更何况神灵。”他只能这样劝。
“放心吧,我每天都会向圣母忏悔。”珊莎道。
“忏悔什么?”侏儒疑惑。
珊莎微笑道:“我在谋划米娅与马图斯伯爵前,会向圣母坦白自己的计划与目的。
阴谋实施后,我也会向圣母忏悔,请求圣母原谅,并许愿成为七国之王后,一定呕心沥血、改革弊政,打造让后人难以企及的‘珊莎盛世’!”
“圣母答应了?”
“她没反对。”
侏儒无语,“圣母太忙,懒得理你。但一定会在小本本上记下你的过错,未来再与你算总账。”
“瞎说!只要我善待平民,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无论怎么谋划贵族,圣母都不会怪我的。否则,我为何能成为四级牧师?”珊莎得意道。
侏儒怀疑道:“你是不是又向圣母献神术了?那个天父印,我之前从没听过。”
“咦,你怎么知道的?”珊莎诧异看了他一眼,“天父印是我专门研发出来对付魔龙的。
之前没公开,是因为魔龙只一条,其他牧师、圣骑士学了去,就会成为我的竞争对手。
现在魔龙被琼恩驯服,天父印也没必要隐瞒了。
不过天父印只能将我从三级牧师中阶提升到三级巅峰,距离四级还差了点。
于是,我又将一门还未研发完全的‘圣光图腾’献给教会,从而一举突破到四级中阶大牧师。”
侏儒嘴角抽搐几下,问:“圣光图腾又是什么?”
珊莎从壁炉边起身,从墙角拿起一根“拐杖”递给他,“你自己看看。”
白色拐杖长一米三、手腕粗细,似乎鱼梁木雕刻而成,但重量比木头大,内部插有黑曜石晶体。
顶端是一尊小小的圣母雕像,杖身表面有很多奇怪的符文与方块字。
“这是龙语?有几个字我不太认识。“侏儒奇道。
“行天之道、布天之德、造化万物、济度群生之慈悲圣母。”珊莎用流利的汉语念道。
侏儒一惊,“这么熟练?”
“唉,每天早起背两小时单词,睡觉前再朗读一小时的课文,六七年过去,总算小有成就,大概中学水平。”
珊莎脸上没有傲然得意,只唏嘘感慨,“不愧是记录万道法则的至高语言,好难!要知道我学高等瓦雷利亚,也只用了三年。”
侏儒闻言,不禁羞惭万分。
是他,建议珊莎学习龙语的;也是他,抄录大黑的龙语课本,自己留一份,复印一份给珊莎。
两人都是自学,他还比她早三年学习,现在却小学没毕业。
——不行,今后要减少与歌姬们的晨练,晚上也……也许,我该与珊莎一样,开发新巫术。
现在我已让全身都龙虫化,能不能分一半龙虫,做书呆子,专门记忆与学习;另一半龙虫留下欲望,化作人形享受人间至乐?
咦,如果另一个我不去学习,两个我一起……岂不是双倍快乐?
“嘿嘿嘿……”
“你想什么,笑得这么淫荡?口水都流出来了。”珊莎恶心道。
“呃……”提利昂抹了一下嘴巴,果然摸到一滩湿迹。
他心中尴尬,赶忙往图腾柱中输入一股圣光神力,“嗡!”
薄薄一层浅黄光晕从柱子上放出,光芒甚至不如一瓦小灯泡,光线却十分均匀。
不过,提利昂并没感受到太强烈的治疗效果。
“这有什么用,一个圣疗术的效果,用十分钟慢慢释放出来。”他疑惑道。
珊莎解释道:“这是专门为偏远山村准备的。无需牧师充能,也不用花钱修建圣母雕像与神庙,只要把圣光图腾柱插在祭坛上,老百姓围着它向圣母祈祷。
个人的信仰力不足以成为牧师,就让全村人的信仰在手杖中汇聚,再通过符文调整,将杂乱的信仰协调到统一波段,好似一个虚拟的人。
事实上,你可以将这根图腾柱看成一位‘木头牧师’,内部龙晶储存圣母赐予的圣疗术神力。
如果有人觉得身体不舒服,就用特殊的祷词——”
珊莎指着图腾柱上的方块字,“圣母慈悲,善哉善哉。”
“可以激活圣光图腾,散发微光,为范围内的信徒治疗伤势。”
“你脑子真灵活。”侏儒恍然。
珊莎摇摇头,满脸遗憾地将图腾柱收起来,叹道:“在我的预期中,微光应该只对患者有效,这样更节省神力。
这项技术我还没能攻克,圣光图腾还不完整。
随着神术在修士中大范围传播,或许有人比我更早将它修复完善,那时候……唉,总算在对战异鬼王之前,晋升四级大牧师。”
“你是怎么想到弄这个东西的?”提利昂奇怪道。
“刚开始,我只是想模仿龙女王,她那时不经常拿着一根鱼梁木手杖吗?”
珊莎尴尬笑了笑,又郑重道:“你我都是公爵家族出身,有个头痛脑热,学士立即赶到床前。
仿佛学士与空气一样理所当然。
事实却是,除了贵族城堡与学城,你在其他地方很难见到学士。
学士罕见,懂得神术的牧师更稀少。
在临冬城,我长大到十三岁,只见过四次吟游诗人的表演。在偏远的乡村,底层农民一辈子见不到学士与牧师。
可贫民也是人,他们与我们一样,会生病。而且他们生活太苦太累,越发容易生病,更加需要治疗。”
“万万想不到你还有这种觉悟!”提利昂瞪大双眼,难以置信道。
“你第一次见我时,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珊莎问。
“只会做梦的傻子。”侏儒坦言道。
珊莎瞪了他一眼,却没反驳,只问:“现在呢?”
“精明强干的女王。”侏儒感慨道:“变化真大,就像换了个人。”
“为何我变化这么大?”
“你的经历……”侏儒若有所思。
“在临冬城,我母亲是最强的人,我向她学习;在红堡,瑟曦最强,我向瑟曦学;在谷地,小指头最强,我学习他的手段,后来……”
“我也学习过你的优点!”她对他说。
“真让我受宠若惊。”侏儒笑道。
“现在我向龙女王与圣母学习,龙女王关注民生疾苦,我也关心。
悲怆的生命树
当学习龙女王的仁慈,能从圣母那得到实质性的巨大好处时,我会努力让自己对底层平民慈悲。
这种上进心的觉悟,与你所想的觉悟不同。”珊莎总结道。
“你可真是……也许,你能超越泰温老爹、老玫瑰、小指头……成为终极权游玩家!”侏儒真心叹服。
“你觉得现今七国,我还有对手吗?”
说着话时,珊莎身上似乎散发一种无形的孤寂。
“未来的玛格丽!”侏儒给她泼了一盆冷水,“若非我意外出现,化解你与琼恩的误解,你这回铁定要被她阴了。
与米娅一样,等你与琼恩兄妹决裂,都不会知道自己为何会走到那一步。
那些鸡汤道理简直有毒,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它们太有道理,你的野人嫂子不沦陷才怪。
两个老婆轮流吹枕头风,琼恩能顶多久?
事实上,他也无法反驳那些鸡汤道理。”
珊莎面色难看,“我与琼恩闹翻,对她有什么好处?就算带着其它目的,可我的确帮过她啊!“
侏儒叹道:“你有上进心,不停向强者学习,不停提升自己。
她八成也在向你学习,学习你的上进心和手段。
你自以为没有对不起她,却不想想,任何人都不愿做另一个人的棋子,尤其是你们的关系那么复杂。
曾经,你们都是乔佛里的未婚夫。
你被当众退婚,你卑微到泥地里,她却成为闪耀君临的金玫瑰。现在她心里的落差该多大?
而且,当年我们与史坦尼斯谈判时,最初的目标是高庭公爵。
也许你忘了,但你干涉河湾事务的行为,却在不停提醒玛格丽——你是她回归高庭的最大绊脚石。”
“那溅人……”珊莎脸色冷峻,“她不会有未来了!”
侏儒一惊,提醒道:“玛格丽可是教会竖立的标杆,是关于救赎的典型。谋害了她,你八成会失去圣母的眷顾。“
“一个人最惨的结局绝不是死亡,早死早上天堂吗?哼,我要她当不成典型,我还要她下七层地狱!”珊莎阴恻恻道。
侏儒越发担心了,“你悠着点,别把自己弄到七层地狱去了。”
“你别担心,我心里有数。”珊莎摆摆手,“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做什么事之前都会向圣母忏悔祈祷,如果圣母不同意,肯定会劝阻我。”
“如果人人都学你,圣母忙得过来?”
“人人都是四级大牧师?我和你说,获得圣母神掌第六式地动山摇的人,有且只我一人,”珊莎兴奋道。
“地动山摇,控制大地的力量?土之歌……”侏儒摩挲下巴上的短须,心中若有所思。
“珊莎,其实你可以考虑放弃王位,安心做个超凡者。也许,你有希望成为半神!与神灵相比,王权一点意义也没有。”侏儒真心诚意道。
珊莎嗤笑一声,“龙女王已经是神王了,她为何还要当世界第一女帝呢?
只有拿起才能放下,我都从来没得到过,你让我放弃?”
侏儒语气一滞,讷讷道:“除了牧师,你还是月咏者,修行到什么境界了,距离半神多远?”
“很远很远,比君临到临冬城还远。我就学会两个巫术,一个是分娩之歌,一个是天气预报。”珊莎无奈道。
“你有治疗术,现在又是长夜,分娩之歌与天气预报有什么用?”侏儒吐槽道。
珊莎肃然道:“长夜总会过去,我现在开始钻研天气预报,等夏天来临,也许能准确预言每一年的气候。
那年最后一页 余指哲
如果旱涝虫雹都可以提前预防,那王国还不年年大丰收?
分娩之歌就更实用了,它可以帮助孕妇顺产。
治疗术对生产过程无效,只能在生产后救治失血的孕妇。
我还有一个想法,能不能把分娩之歌改头换面,变成七神牧师的一个神术。”
“好想法,你看得比我远,对超凡职业的规划比我更合理!”提利昂真心实意地赞道。
珊莎苦笑道:“我也想像你与琼恩那样,掌握强大的巫技,可月咏者压根没强力巫技。
献祭邪神的血巫术很强,可我不敢学,也没法学,邪神都死光了。
后来我还问过布兰,他让我专心修炼月咏者的巫力,不用在巫技上浪费功夫,要把主要精力用在神术改良上。”
“母亲,吃饭啦,我饿了,今晚要吃涮毛肚!”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也不通报,推开书房门,就蹬蹬蹬跑到珊莎跟前,扑在她怀里撒娇。
与女孩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一个四五岁的男孩。
少年黑发黑眼,面容英俊,身体消瘦;男孩胖嘟嘟,枣红头发,蓝色眼睛。
两人都穿着皮甲,做侍从打扮。
进门后,躬身向珊莎行礼,口称“公爵大人”。接着,很自觉向提利昂行礼,叫“鹿鼎王”。
提利昂看见小男孩那略微熟悉的相貌,面色微变。
“别闹,这里还有客人呢!”珊莎将女孩拉起来,指着侏儒道:“这是你的提利昂……叔爷?”
“就叫叔叔吧!”侏儒抛开对小男孩身份的怀疑,笑着打量女孩,铂金似的银发,初看眼睛为蓝色,落在灯光下,又呈现浅紫色。
小小年纪,个头竟比他还高半寸,让叔爷很是尴尬。
长发被耳边两根小辫子固定在脑后,露出满月似的圆润鹅蛋脸,眉目如画,继承了徒利家族的玲珑颊骨。
小姑娘很漂亮,侏儒越看越喜欢,拍拍手,叫道:“凯特琳,过来让我瞧瞧。
当年我还抱过你,那时你就是个红扑扑的肉团子,一转眼竟长成大姑娘啦!”
“我不是凯特琳。”小姑娘摇摇头,并没过去。
珊莎替女儿脱下鼹鼠皮斗篷,柔声道:“你让席恩伯伯去准备宴席,涮毛肚,我等会儿过去。”
小姑娘眼神复杂在母亲与提利昂叔叔身上扫视一圈,闷闷退出书房,一大一小两个跟班再次行礼,然后快步跟了出去。
“她……有点早熟。”侏儒摸着下巴,古怪道。
“快九岁了!我父亲母亲都是好人,但我不可能学他们,将小丹妮养成临冬城的我。”珊莎叹道。
“我记得她叫凯特琳。”侏儒皱眉道。
“你离开没多久,伊耿又下凡了,来看女儿,并兴致勃勃给她取名‘丹妮莉丝’。
我说我打算叫她‘凯特琳’,伊耿觉得他只一个女儿,我母亲却不止小丹妮一个孙女。
他是对的,两年前,梅拉为布兰生下一个女儿,叫‘凯特琳’,未来瑞肯也会结婚生子,也不知会有几个凯特琳。”
“肯定没丹妮莉丝多。”侏儒嘟哝道。
“可我的小丹妮是独一无二的,她甚至有龙女王的一丝血脉!”珊莎骄傲道。
看到侏儒脸上的疑惑,她又把龙女王为小丹妮洗练血脉的事说了一遍。
“神王鼎,半神龙血,神王之血……难道只因为她叫‘丹妮莉丝’?”侏儒心里很不是滋味。
简直把他当年的龙虫改造对比成了“丐版”。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就是我敢与琼恩争夺铁王座的理由。”珊莎看着餐厅方向,声音幽幽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其他人都不堪一击,琼恩才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也许,看在小丹妮的份上,龙女王能给我与琼恩同样的机会。”
侏儒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也许可以联姻!”
“我不能改嫁。”
“不是你,是小丹妮,其实……”侏儒咬咬牙,凑到珊莎耳边,低声道:“其实,我有个外甥!”
“弥赛菈?”珊莎茫然。
“龙女王有个儿子!”侏儒沉声道。
“轰!”
这句话好似一枚炸弹,把珊莎炸的晕晕乎乎,不辩东南西北。
“没想到七神教皇也养私生子。”她表情复杂,有难以置信,也有释然与轻松。
“不是私生子。”侏儒连连摇头,“她与卓戈马王的儿子,雷戈·坦格利安!”
珊莎古怪看了他一眼,“你脑子有毛病吧,雷戈刚出生就死了,世界人民都知道。”
“唉,这就是她的恐怖之处,世界人民都被骗了,圣母啊,那时她才十四岁。”侏儒扶额长叹,“若非我接小泰温时,去了一趟阿斯塔波,怎么也想不到那孩子竟真是她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