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笔趣-第四百三十二章 琴和劍推薦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闻言,刘江立惊讶的说不出来来,但电话很快就被挂断。
这个夏小姐,竟然想让景氏消失?
……
苏晚晚回到家后,文霜就把这一个月的工作给她安排了出来,还好不是很忙,只是拍几个新的代言而已,但是《我》这部电影很快就要定档,中间可能需要需要路演,她还要提前请好假。
拍完代言,剩下的时间,她除了在家研究剧本,就是在苏昭有时间的时候去找他练习剑术。
快穿系统:宝贝,你认错人了
到了元旦,苏晚晚回家和父母吃完饭后,便被景深带到了一栋别墅前。
这栋别墅是郁铭泽家新开发的一个别墅区,刚建好没多久,他在这个最好的位置给几人都留了一套,以后就能一直生活在一起。
蒋政在刚知道他的想法之后对此非常的嫌弃,但后来发现这个别墅区建造的确实很合他的心意,他便直接改口答应了下来。
而今天就是郁铭泽刚搬进来的日子,也趁着元旦和大家一起聚一聚。
景深牵着她得手走了进去,其他几人都已经到了,桌子上摆着不少的酒,有几瓶已经空了。
看到二人来,郁铭泽拿着两个装满了酒的酒杯走了过来。
“阿深,小晚晚,你们来晚了,得罚,但是小晚晚不宜饮酒,所以这两杯就让阿深喝,喝多了没关系,房间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见状,苏晚晚对着景深甜甜一笑,然后把带过来的礼物放在了郁铭泽的胳膊窝里,人就跑到了苏昭的旁边。
“阿兄,你也喝酒了?”
“没有,我喝的水。”苏昭拿起杯子晃了晃,苏晚晚了然。
而景深只能在那里无奈的看着她笑了一下,接过郁铭泽手里的两个杯子一饮而尽,人才坐了下来。
察觉到沙发旁陷了下去,苏晚晚又转过头去甜甜一笑,但这次景深却没有让她那么简单的就逃离。
他一把将人拉过搂紧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话。
“宝宝,我喝醉了。”
如果是只有他们二人时,他做这样的动作,苏晚晚可能还会撩拨回去,但旁边有这么多人,特别是阿兄还在,她就不可控制的红了脸颊。
她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没推动,只能红着脸小声的开口,“你放开我呀,这么多人在呢。”
“谁让你刚刚跑的那么快。”
“我错了,我以后不跑了,再也不跑了。”
怕他不信,她还伸出一只手发誓,那模样要多认真有多认真,可爱的要死。
景深一下子心就软了,只想把她带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但是这么多人都在,小姑娘肯定不会同意。
放开人后,他十分哀怨的看了几人一眼,接收到视线的人直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在郁铭泽是个能玩的,和他差不多的蒋政不落下,两人把桌子上的酒都开了,就开始给几人讲一个他们新学的一个游戏的规则。
几个小时下来,桌子上的酒已经少了一大半,关谨行今天的手气不好,大部分的酒都让他喝了,此时已经染上了一些醉意。
玩儿的差不多了,这三人对视一眼,郁铭泽站了起来,走到了一个房间里,过了几分钟又走了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两个盒子。
他把这两个盒子放在了苏晚晚和苏昭的面前,他们俩惊讶的看着郁铭泽,郁铭泽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有点憨。
“这是我们几个送给你和苏昭的礼物,快看看喜不喜欢。”
听到是礼物,苏晚晚回头看了景深一眼,景深点了点头,她就想起了之前那部电影的关爱。
难道是那部电影不够,又送了个实质性的?
她打开盒子,就看见一家做工精良的古琴安静的躺在那里,处处都透露着质朴的味道,她不禁伸手拨动了一下琴弦,那声音如珠玉落盘,清澈动听。
她的脸上瞬间布满了笑容。
“谢谢铭泽哥,蒋政哥,谨行哥,秦铮哥!”
苏昭也打开他面前的袋子,里面放了一把剑。
郁铭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听晚晚说你从前最喜欢练剑,也不知道这把剑好不好,你先对付着用吧。”
虽然他们都知道是因为他们前世过的苦,他们才想给二人送点礼物,只他这话说的,怎么那么让人遐想呢?
再配上他那副有些害羞的神态,要不是他们都知道郁铭泽喜欢秦墨心,那他们都要以为他喜欢苏昭了。
苏昭没想到自己也有礼物,看到剑的那一刻他怔了一下,无数的记忆涌了出来,那些年年月月在树下练剑的日子,仿佛皆如昨日一般。
过了半晌,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对着几人说了一声谢谢。
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世家公子,都是非常骄傲的人,本来是不用对他这么一个孤儿这么好的,但是因为阿晚的缘故,他们都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心中说不开心是一点都没有的。
只是觉得庆幸,妹妹遇到了这么多这么好的人。
见到气氛有些低沉,蒋政又发挥了他的作用。
“小晚晚,阿昭,既然你们一个有琴一个有剑,之前又听你们说琴好剑好,哥哥们今天想看看,不知道到有没有这个眼福啊?”
闻言,苏晚晚笑了一下,抱着琴站了起来。
“阿兄,走,我们去给他们露一手,让他们看看我们古代的瑰宝。”
苏昭笑了一下,拿着剑也站了起来。
苏晚晚抱着琴席地而坐,整个人突然有种跨越时空的感觉,苏昭拿着剑背在了身后,待到琴声响起,他也随声而动。
他的动作十分的飘逸自然,又不乏灵动,看着几人也一阵热血翻涌。
等到琴音落下,苏昭的剑也落入了剑鞘。
郁铭泽鼓掌鼓的最用力,他拍的手都红了,苏昭坐回来的时候,他直接坐在了苏昭的旁边。
“阿昭,你看我,跟你学剑来得及吗?”
苏昭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是不是我年纪大了?”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那另一个呢?”郁铭泽着急的问道。
“你前几年是不是挺浪啊,你这身子有点亏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