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第154章 遇見癡頑和尚閲讀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团宠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林六六和墨沉皓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敲击着杨卉脆弱的心里防线,直到最后这四个字“死不瞑目”,杨卉终于浑身颤抖了一下,瞬间泪奔。
“老先生何苦呢?”
她哭了一会儿终于平静下来,鼓起勇气做了决定。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第154章 遇見癡頑和尚
“行,我答应跟你们回去,但请让我完成七天的短期出家,这对我重塑自己的精神世界非常重要。”
林六六看着她眼眸中布满忧郁的神色,心想:有些伤痛是需要时间去治愈的。
于是握着杨卉的手,说道:“好,那就一言为定,七天过后,咱们一起回帝都跟爷爷团聚。”
拥抱过后,正要告别杨卉阿姨,身后忽然传来细微而参差的脚步声。
一个洪亮的佛号响起:“阿弥陀佛,城主可还记得贫僧七祖?”
林六六回头,看见一位老僧站在几位年轻和尚身前,面色和润,拿着佛尘,一双智慧而清澈的细眼正注视着自己。
她向墨沉皓看了看,指着自己疑惑地问道:“大师父您在跟我说话?”
優秀都市言情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線上看-第154章 遇見癡頑和尚相伴
那位七祖法师淡然地笑着,“是您,您的声音错不了,您就是城主。”
“城主……是什么意思?”
林六六无法淡定,突然间被一个出家人称为城主,这是什么剧情?
“十年前,您曾经戴着面纱,以青城帝君的名义捐建了这座净心禅寺,您是本刹的大贵人,也是贫僧的大恩人,愿您趋吉避害,佛德圆满!阿弥陀佛!”
七祖法师说得煞有介事,林六六竟然有些瑟瑟发抖,“大贵人?大恩人?您跟我从前就认识?”
七祖身后的一位年轻和尚忽然闪出来,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小仙女,主持说的都是真的,您是不是忘记我们了?我是智和呀!您可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
林六六看这和尚不过十七八岁年纪,居然一开口叫她小仙女,还十年之约,着实吓了她一跳。
不对不对,她拉着墨沉皓转过身,低声说道:“快走!别回头!咱们一定是遇见狐仙家族了……”
“什么狐仙家族?”
“我好像在梦中真的见过他们,他们是九尾狐变的……”
那智和和尚一看林六六走了,着急地追上去,边追边喊:“小仙女,十年前我欺负小姑娘被您训斥,您要我出家去,我转身就剃度做了和尚。
您说过十年后会收我为徒,成为您门下的大弟子,教我修仙,十年之约您不能不认啊!”
林六六听得更害怕了,怎么她好像欠了人家的债?
逃,赶快逃!
那智和追得更起劲了,跑起路来可快了,仿似林间野兔,见到一只火红的胡萝卜就发了疯地追。
没办法,林六六只得一个闪遁逃离山中。
但,墨沉皓不知什么时候脱离了她的手掌,他留了下来。
瞧着一路狂奔而来的和尚,转身脚一伸,智和就被绊倒在山道上。
呃哟!
智和叫了一声,额头上被磕了一个包,坐在地上揉搓,脸上的表情是欲哭不哭。
“这位施主,你……你……”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墨沉皓蹲下来,眼眸带有弧度地眯起,一股强大的气场袭击过去,压得智和喘不过气来。
“狐仙家族吗?从哪儿来的妖精?想害我娘子得先过我这一关!”
墨沉皓的气势逼得智和承受不住,终于一口鲜血吐出,昏厥过去。
“咦,奇怪,分明就是普通的凡人呐……”
是呀,哪儿来的狐仙家族!估计是小祖宗惊吓过度,把梦境当现实了。
坏了,用灵力伤害人命,良心上大大地过不去。
于是墨沉皓立刻输灵力给智和,将智和救醒。
智和迷迷蒙蒙醒来,反应速度极快,当即跪倒在地,“原来您也是仙,求求您收我为徒吧!”
墨沉皓蹙眉问道:“你们住持为什么称她为城主?”
“因为小仙女本来就是青城湾古城的城主啊……”
智和的目光悠远飘渺起来,好像又回到了童年,看见那个好看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的姐姐,他一路追啊追……
清风吹起了小姐姐脸上的面纱,他看见了倾国倾城颜,当场呆住,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小仙女!
“太美了,十年过去了,我长大了,小姐姐却依旧还是小姐姐,不愧是小仙女呢……我要还俗,追她……”
智和花痴似的,一双眼睛里全是桃花,敢情刚才是没听见墨沉皓称之为“我娘子”。
啪!墨沉皓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好好地做你的出家人,不许动歪脑筋,否则我让你好看!”
智和可不接受威胁,满脸委屈,“我想想都不行吗?”
“不行!”
“哼,我就想,你又控制不了我的思想!”智和瞪眼。
墨沉皓轻笑,世上竟有如此痴顽单纯的人!
熱門都市异能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txt-第154章 遇見癡頑和尚鑒賞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呀?”智和想了想,该不会是男朋友吧?
“刚才我看见小仙女拉着你的手,可这并不代表什么呀,小仙女也拉过我的手。”
墨沉皓顿时一紧张,“她什么时候拉过你的手?”
“十年前,就在此山间,她拉着我的手,躲避一头野猪的攻击。
说真的,当时多么希望自己一直被那头野猪攻击,那样小仙女就会一直拉着我的手了……”智和一脸陶醉。
某皓一脸黑沉,“哪只手?”
智和偏偏没有觉察出来周围的气压已经极低极低,继续陶醉地伸展出左手,翘出优雅的兰花指。
“这只,后来这手我半个月没舍得洗,每天晚上都用手掌枕着脸睡觉……”
咔嚓!
一根树枝折断了!
智和的左手也脱臼了!
山林间发出惨绝人寰的猪叫声。
墨沉皓甩手,下山。
七祖赶过来,瞧着挂着一条手臂在矮树枝上的智和,摇摇头,“智和啊,你这般痴愚不灵,还是待在为师身边伺候吧,别还俗了,红尘纷繁嚣嚣,哪有你的活路啊!”
智和哭道:“师父,可我忘不了小仙女,我六根未净,在佛门中也没有我的活路啊!”
“你死心吧,刚才的男施主仙容无双,清贵无比,跟小仙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他们修炼的是阴阳和合之术,没你什么事了!”
啊,不——智和绝望一吼。
……
林六六闪遁回林家大院,见墨沉皓掉队了,想再回去,不过一想到那个口香糖似的小和尚粘着她,她就一个激灵。
我怎么会认识和尚?貌似还牵扯颇多?
算了,让墨沉皓自个儿走回来吧,先把好消息告诉爷爷。
爷爷自然笑逐颜开,慈眉善目地瞧着小团子,幸福像花儿盛开。
林六六也开心无比,走到后院,看见菠萝在笼子里待着。
飞狐队员真细心,自己都忘了这茬,他们居然把它带了回来。
接下来还要在古城待七天,不如把该办的事都办好。
比如给菠萝置办一个舒适的窝,放在空间里。
这畜生要是不把它关起来,肯定得把厨房搞成猴窝……不行,墨鱼卷会过敏的!
然后把空间升级,增加几间卧室。
将墨鱼卷拖进去,随时滚个床单哈哈哈!
哎呀呀,有点污……
小祖宗我就是这么污!冰清玉洁不针对我家卷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