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626章 雙簧讀書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一个顶流的诞生
崔吉最近在帮朋友,忙着银河TV剧本征集活动的事情。这是周牧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崔吉居然可以做到这个程度。
在咖啡厅中。
周牧看到了崔吉,似曾相识啊。
只见这时候,他一身花里胡哨,整得跟鬼火少年似的,根本没有半点成熟稳重的气息。
如果不是崔吉先开口,他还以为认错人了。
“你……”
周牧有几分惊疑,“你什么情况啊。”
“怎么样?”
崔吉甩了一甩偏长的头发,“帅不帅?”
“……”
周牧表情古怪,觉得一言难尽。
他扮非主流的时候,都没有崔吉这么骚。
“不懂欣赏。”
崔吉坐下来,点了杯咖啡。
等服务员退下,他才抱怨道:“我不是跟你们说过,最近没事别联系我吗,我忒忙!”
“忙着泡妞吗?”周牧翻白眼。
他总算是知道了,原来崔吉所说的群友,那是一个妹子。
对方的剧本,入围了决赛中。所以崔吉才决心,与对方线下见面,帮她完善剧本,各种拉票。
但是这个家伙,有贼心没贼胆,不敢透露真正的身份,所以才搞得好像异装癖似的,各种怪打扮。
周牧觉得,他纯粹是矫情。
害怕人家妹子,喜欢他的身份,而不是他本人。
所以才这样试探。
周牧觉得,他这样欺骗,绝对没好下场。
“什么泡妞,别瞎说。”
崔吉一脸羞涩之色,连忙转移了话题,“说吧,匆匆忙忙把我叫出来干嘛。如果没事,我就回去了……”
“有事。”
周牧直接问道:“余念新剧本,战争片,你知道不?”
“什么?”
崔吉愣住了,“不知道啊。”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討論-第626章 雙簧分享
周牧试探,“他没找你商量过剧本之类?”
“没有。”
崔吉茫然摇头,“我就是知道,他在捣弄新作品,但是问他要不要帮忙,他说不用,我也懒得管了。”
“怎么……”
崔吉有些好奇,“他定稿了?”
“差不多。”周牧点头道:“已经在电影局备案,随时可以进入筹拍阶段。”
“这家伙,不声不响的,要搞事情啊。”崔吉看了周牧一眼,“也没告诉你吗?”
“不仅是我。”
周牧轻声道:“也没跟红姐说,就在电影局报备了。”
“嘶!”
崔吉听懂了,表情微变。
虽然说,余念没签约青红文化,但是大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合作很愉快。在各自公司中,大家更是相互交叉持股,形成了一个利益结合体。
可是现在,余念要拍新片,却谁也没告诉。
招呼都不打,就进入立项流程。
这操作……
崔吉挠头了,“你问过他了没?”
“没。”
周牧摇头,“我先找你合计,打个商量。”
“还商量什么?”崔吉把头套一摘,直接起身道:“走,去找他,看他搞什么花样。”
周牧从善如流。
当下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余念的住宅。
距离他的工作室,只有几里外的山头上,修建了一个庄园。地方不算宽广,应该是聘请的专业的建筑设计师帮忙修建。
清雅的建筑,与山势浑然一体。
山石与土木的结合,又配合了现代玻璃间隔。使得建筑看起来,充满了艺术性。
两人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蓝楹走出来开门。
对此,两人很淡定,目不斜视走进客厅。蓝楹给两人倒了茶,就微笑去叫人。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626章 雙簧看書
两分钟之后,余念走出来,“你们怎么来了?”
“探望你啊。”
崔吉坐姿随意,侧倚沙发。
“谢谢,我没事,不需要你探望。”余念白眼,“你还是专心泡妞吧。”
“阿呸!”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崔吉勃然大怒,“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在朋友的忙。”
“呵呵!”
周余两人反应相同。
他们压根不信崔吉的鬼话。
毕竟《源代码》才下画不久,热度还没过去呢。
崔吉更是凭借这电影,被评为今年的新锐导演之一。许多报纸、杂志、网站,都想找他做个专访。
问题是,却找不到人。
周牧、余念成名之初,都不敢这么“大牌”。
这种宣传,扩大名气的机会,他说推就推了。现在却假惺惺说,这是为了朋友的情谊。
呸。
分明是“奸”情。
两个人鄙视,让崔吉恼羞成怒,“你们别光说我,你们自己的事情,还没掰扯清楚呢。”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626章 雙簧看書
“我们……什么事?”余念挑眉。
周牧低头喝茶。
“哼。”
崔吉看不惯,直接把事挑明了,“老余,你的新片,已经在电影局备案了吧,什么时候拍,还打算跟青红文化合作吗?”
“……”
余念微微皱眉,他沉默了。
空气之中,仿佛流露了几分不安。
崔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老余,你该不会是……”
“好了。”
周牧忽然开口,打断了崔吉的话。
他摆了摆手,轻声道:“余念有自己的打算,作为他的朋友,我们要支持他的决定。”
“喂!”
崔吉无语了,“你到底是哪边的?”
周牧笑了笑,“道理这边。”
“什么道理?”
崔吉沉声道:“他当年,被山海一脚踢出门,狼狈的想翻身,一堆人落井下石,就青红文化送中送炭,给了他一个重新爬起来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几年,更是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把他捧成了大导演。”
崔吉义愤道:“可是他呢,在功成名就之后,却起了别的心思,这是要忘恩负义的节奏。”
“这话不至于。”
周牧公允道:“当年,他跟青红文化,纯粹是投资与合作的关系,谈不上忘恩负义。再说了,这些年来,公司参与他的电影投资,也收获了丰厚的利润。大家共赢,谈不上谁欠谁。”
“呸!”
崔吉拍案而起,怒斥,“你个反贼……”
“行了。”
冷不防,余念没好气道:“真当我看不出来,你们两个家伙在演双簧吗?”
“呃!”
崔吉眨眨眼,朝周牧摊手,“你看,我都说了,瞒不过去的。”
“不需要瞒啊。”
周牧轻描淡写道:“我们说的也是实话。”
“对。”
崔吉深以为然,他重新坐下来,懒洋洋道:“老余,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青红文化,也有你的股份,都快要上市了,你搞这么一出,让大家很被动啊。”
余念想了想,才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们,其实我是忘了这事,你们信不信?”
“信,干嘛不信。”
崔吉坦然道:“明天你去公司,跟杨总说一声,再商量一下,新片立项的流程,我们就信了。”
“……没那么快。”
余念解释,“我才完成了剧本创作,需要怎么拍摄,还没有具体的概念呢。”
“哦。”
崔吉不说话了,眼睛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周牧的反应也差不多,举起了茶杯,借喝茶的机会,目光一瞥,意味深长。
“……算了。”
余念无奈,“你们等着!”
他起身,走出了客厅,很快就回来。
“这是剧本,你们看吧。”
他把厚厚的文件夹,摆在了茶几上。一瞬间,周牧与崔吉对视一眼,立即凑了上去,一起翻阅。
通过电影局的备案,两人也了解到一点信息,最起码确定了,余念的新电影,那是战争片。
剧本的内容,也证实了这一点。
问题在于……
两人翻阅的速度很快,再厚的剧本,半小时就看完。
这时候,两人的反应,各有不同。
崔吉坐回去,慢慢喝着茶,陷入了思考。周牧呢,则是干脆抱起剧本,又重新翻阅一遍。
过了片刻,余念有几分期待,轻声问道:“你们觉得,我这个剧本怎么样?”
“……”
崔吉眉头如锁,“你要转型?”
“没有啊。”
余念摇头,“你没看到吗,剧本中有许多大场面,各种厉害的机枪、火箭炮、坦克、轰炸机、燃烧弹……另外还有平原、峡谷、高地,各种形势复杂的战斗。”
“这些战争场面,一定很绚烂。”
余念轻叹,“越是危险的东西,越是充满了难言的魅力。残酷的战争,自然也不例外。”
偏偏这样暴力的场景,只要拍得好看,很容易刺激到观众的兴奋点,让他们如痴如醉。
崔吉自然不会怀疑,余念拍不好大场面。
可是……
他犹豫不决。
不知道该不该点破。
就在这时,周牧开口了,“老余,这剧本的文戏,是不是……有点儿繁琐了。”
“嗯嗯。”
崔吉疯狂点头。
这个就是他想说的。
他清楚,周牧这话,有点婉转。
事实不是繁琐,而是……
拖沓、多余!
大段大段台词,很是冗长,打乱了商业电影该有的流畅节奏,完全没必要。
“我觉得挺好。”
余念解释道:“你们不觉得,在紧张密集的大战之中,也需要几段文戏,让观众喘口气,平息一下心情吗?”
“还有就是……”
他兴致勃勃道:“我也想通过几段文戏,诠释我个人对于战争,对于家国天下的一些看法。”
“……”
周牧与崔吉对视一眼,含糊点头,不再说话了。
他们在余念家里,逗留了几个小时,跟他探讨这电影的选址、服装、道具,拍摄计划。
等到很晚了,蓝楹出现在客厅中。
周牧与崔吉才“如梦初醒”,及时提出了告辞。余念意犹未尽,却没有挽留,而是送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