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青春流火-第558章 捨得看書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丁家村的办公室里,魏少辉正在跟许晖扯淡,很久没来了,魏大少看上去很放松,招牌式的魏氏二郎腿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老唐托我问你好,我就跟他说,别理那孙子,问他好,不如问我好,对不对?”
“你说对,那就是对喽。”许晖颇有些紧张,琢磨不透魏大少今天来的目的,他刚刚脱离桎楛,绝不想再度被对方给盯上。
“哎呦,你还真别不识好人心,老子话带到了,什么时候约着吃个饭,我给你们俩调和调和?”
“我俩之间没那么严重,想见老唐了,我自己会去找他。”
“随你,老子真特么的是热脸蹭着冷屁股。”魏少辉大感无趣,他这一阵子很是心神不宁,尤其今天,他都可以想象出齐卫东这帮人在等他的时候,是副什么表情。
此时的魏少辉心里五味杂陈,慨叹多年的兄弟,就在这么个不起眼的日子里反目,他无所谓齐卫东,而是伤感左天和廖小青,二人最终还是站到了对立的一方,让他心情大坏。
之后的日子里,恐怕颇为艰难和凶险,但魏大少并不怕,很多人都怕齐卫东,可他可以二话不说,随时都可以一拳卯在对方的鼻子上,惹急了会往死里打,从小就是这样的。
可魏少辉就是难受,在公司里瞎胡转悠了一圈,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他莫名其妙的就跑到了许晖这里。
毫无营养的废话吹了半个多小时,魏少辉忽然面色一肃,“聊点别的,假如,我是说假如,你的兄弟跟你闹矛盾了,你会有什么对策?”
“冷处理呀,等大家互相冷静一段时间,想着对方的好,也就差不多没啥事儿了。”
魏少辉摇头,“不是一般矛盾,是恨不得互相掐死对方那种,而且没办法调和。”
“卧槽,谁要掐死你呀?”
“就是打个比方,你们建鑫的这帮小哥们,遇没遇到过这种事儿?”
看着魏大少一脸认真的样子,许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人家一个大公子,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爬过的山,走过的路,吃过的盐,比他许晖多得多,翻倍都不止,居然如此天真的问他这么一个问题,不是魔障了,就是在发神经。
可直觉告诉许晖,魏少辉魔障了,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或许是前不久,他在董事会捅下的篓子,也或许是魏少辉一直念叨过的,来跟他抢肉吃的朋友又在背后下刀子了。
这个所谓朋友,无论对许晖、还是对邵强来说,都很敏感,基本就锁定在了弘阳广场的幕后老板身上,但邵强暗中调查的结果,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具体怎么不确定,许晖也不知道。
可是就着眼前这个问题,许晖收起了开玩笑的想法,“我们这些穷哥们中,也有闹毛的,甚至有打生打死的,但两清后割袍断义,谁也不理谁了。”
建鑫这几年,还真有过这么一位,闹翻后就再也没回头的兄弟,真算是两清了,此人就是北川街的乔娃子,一度曾成为建鑫的三号人物,地位甚至比当年的赖春光还要高。
许晖对乔娃子不熟悉,但断断续续的听海青和良子说起过,因为争夺红宝石舞厅,乔娃子先后跟赵歌、老菜帮子闹翻,最后,赵歌舍了所有的本钱,与此人两清。
此后,还出过一个小叮当,这个小家伙复杂,也说不清楚,眼下人都死了,不提也罢,除了这俩,建鑫再也没出现过闹的如此彻底的的兄弟。
“就别扯割袍断义了,就跟我说说怎么两清的?”
“乔娃子这事儿,对你能有啥参考意义么?”
“你只管说,我就想听听。”
许晖无奈,把乔娃子跟赵歌闹掰的事情当故事讲了一遍,并不精彩,甚至有点乏善可陈,但魏少辉听的津津有味,末了一声叹息,看来无论是街边的杂鱼,还是他这种手握万金的老板,都逃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俗谚。
可特么的,你齐卫东缺钱吗?廖小青、左天,你俩却钱么?就特么逮着老子的饭碗死掐?兄弟做成这样,是不是很可悲?
等等,故事里的赵歌很有意思,魏少辉很欣赏这个人,至少在他与乔娃子的矛盾中做的很大气,可是舍弃了一切投资,却也没能挽回曾经的兄弟。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青春流火》-第558章 捨得相伴
魏少辉似乎在赵歌身上找到了自己的亮点,并很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可是很快,他刚刚有了点光泽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赵歌能舍的,他魏少辉也能舍,至少让曾经的几个兄弟做了辉煌的股东,仁至义尽吧?但偏偏人心不足,夹块肉得了,还想把老子的整个饭碗端走?是人干的事儿么?
“你们这位赵歌,我想见见,他舍掉钞票,能跟乔娃子两清,为啥老子就不行?”
许晖皱皱眉头,掐指一算,“他在班房里面蹲着呢,大概还有个十来年才能出来。”
“卧槽,蹲着么久?”魏少辉闻言,一下子从魔障中清醒过来,忽然想起之前,他专门找人调查过建鑫,赵歌好像是这个小混混团伙里的老大,从他开始,老二、老三全都蹲班房了,没多久的事情居然就给忘了。
“说长不长吧,但说短也着实不短。”
“我说你怎么跟个走街串巷的假和尚一样,骗吃骗喝,胡乱打禅机?”
“禅机?”许晖摇头,“这玩意儿我不懂,但我觉得你没把故事听仔细,赵歌舍掉的是红玫瑰舞厅的全部投资,放在你身上,能舍掉辉煌嘛?”
“放屁!”魏少辉忽然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暴跳起来,“老子在辉煌投入了几乎全部身家,特么的,舍了辉煌就等于舍了老子的命,这能比吗?比得了吗?”
“可你还有坤鹏啊?”
“放屁!放屁,放屁!”魏少辉怒气冲冲的指着许晖的鼻子大吼,“老子为了辉煌,快把坤鹏给掏空了,你懂个屁呀,啊?你以为老子给你个副总裁的位置,就自以为什么都知道啦?你清不清楚辉煌前期投下去了多少钱?啊?!”
“已经撤职了……”
魏少辉颓然坐回到沙发上,魏氏二郎腿貌似再也翘不起来了。

vppd6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ptt-第二百一十六章 惹火上身的多多鑒賞-5zvtj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许多多当然也是知道自己学校的历史的,闻言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又想起什么般笑着道,“我爷爷跟我说,他以前还去我们学校给学生们被邀请演讲过呢?”,一双杏眼都被笑弯,露出洁白整齐的一排排牙齿,明媚又张扬。
暗戳戳注视着这边的很多人,如果说之前的许多多和唐元站在一起,因为皮肤黑,且已经有些长长的头发有些遮挡住了她的容颜,会被唐元映衬的颇为黯淡,那么女孩笑起来高高昂起头的时候,则是完全冲淡了之前的暗色,就好像盛满了烈日的阳光一般耀眼。
就连唐元也不可避免的被女孩越发明亮的笑容给晃了眼,看向女孩的目光更加缱绻炙热,嘴上却还顺着之前多多的话继续道,“许爷爷虽然念书不多,但是人很聪明,也很睿智,不然也不会带领着军队打了那么多胜仗,他的实践经验就足以很多人受益匪浅了”。
爷爷被夸奖了,许多多也是颇为得意,“哈哈!那当然,从小我就是把爷爷打仗时的事情当成睡前故事听的,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啊!最勇敢、也是最无畏,唯有靠着顽强的毅力和一腔热血走到现在,是他们成全了哪个时代,那个时代也成就了他们,其实要是让我选,我也宁愿想要生在那个时候”,只是说说,就已经很是向往,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啊!在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单纯的当一个英雄太难了。
再想到这次的考核,想到其中的复杂,心中不禁喟叹,现在的人就是生活的太好了,权利、金钱,到了一定位置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就是放不下而已,以后人老了,还不就是一抔黄土,真是想不通这些人为何又要那么执着。
唐元就这样手牵着手带着许多多在学校逛完一圈,晚饭两个人也就直接在青叶大学食堂解决了,这还是许多多提议的,上次来也只是匆匆看了一圈,这次既然是陪着唐元来了,自然该体验的都要体验一遍。
晚上七点多正是人多的时候,不过比起其他两个学生食堂,菜品要精致很多,同样价格也要美丽很多的第三食堂自然就成为了许多多和唐元的不二选择。
等菜吃到嘴里的时候,许多多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第三食堂价格能比第一第二食堂贵上那么多了,“这菜做的真不错,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和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猪食了”,对于许多多这么一个从小爱好美食,加上这么多年来家里人这方面刻意的放纵,口味不可谓是不刁钻的人来说,能让许多多评价说是不错,那就是真的非常可以了。
唐元自然也是看到许多多吃的开心,自己也开心,如以往一样,就坐在多多旁边自己没吃几口,尽忙着给许多多布菜了,“好吃你就多吃点”。
谁知许多多这次却是直接将自己的饭碗抱走不让他的菜落在碗里,一双杏眼大睁,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唐元竟是防备,远远看去,真的像是一只护食的小松鼠般,牢牢的将小碗护在怀里。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关心又责怪,“你今天可是答应了我的,怎么现在就忘了,一直给我布菜,你自己吃了吗?”,说着许多多还看一眼唐元那跟没动过似的饭碗。
双面女王惹不起 倾璃儿
唐元!虽然被未婚妻又训斥了,但是被关心的感觉可真好,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表情更加柔和,甚至带着一些微不可查的笑意,低眸诱哄,“最后一次了,你看我都已经递到你跟前了,你忍心不要吗?”,说着似乎还有些失落的样子,就那样静静的跟许多多对视着。
许多多!麻蛋,又对着唐元心软了,“好吧!最后一次了啊!你之后就自己好好吃饭”,说完这句话,许多多气愤似得啊呜一口直接咬上唐元夹过来的大块牛肉,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已经连着肉带筷子全都咬进嘴里了。
控制不住的脸颊就有些发热起来,许多多都有点不好意思再看向对面,更不好意思看周围人本来就极为关注的目光,低头就想撤回自己的嘴巴,但是又顾忌着嘴里的那一大块肉,还是唐元开口,“多多,你咬住我筷子了”,说着唐元还轻轻地抽了抽,真的只是特别轻的,甚至许多多感觉自己好像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轻笑。
低着头面色有些羞恼的许多多,忙配合的松开紧咬的嘴巴!松开口中被咬住的筷子,肉还留在嘴里,筷子被抽走,许多多还有些傻傻的回不过神儿来,然后就是有些想要捂脸,小心的摸摸自己嘴巴旁边确认没有溢出来的口水。
确认自己都好好的之后,许多多才想起来什么似得,抬起头来就要抢对面唐元的筷子,“那筷子上面有我口水,你不要用了?”,却一下就被躲开,然后,许多多就看到对面的唐元已经又重新夹了一颗青菜,送进他自己口中。
脸更加红了,许多多努力的用手在脸颊扇了扇,完全不管第三食堂明明开设的良好的空调,“呵呵!这夏天有些热哈!”,然后又与对面眉目如画的年轻男人对视,忍住自己心跳的砰砰响,许多多不确定的问,“你刚刚应该换过筷子了吧!”。
唐元无辜脸,只是他五官实在精致,莫名就让人觉得更加有种反差的萌感,“没有啊!筷子又不脏,为什么要换”,只是说话时,你为什么要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啊喂。
好吧!公共场合,许多多还能说什么,只能忍着就看唐元表演,好在之后,唐元也确实很乖的,不仅吃完了自己碗中的饭,还在许多多的要求下喝了大半碗的冬瓜排骨汤。两个人也都是吃的饱饱的,就准备回他们共同的小窝了,好久不回去还挺想的。
许多多离开一个多月,中间唐元也就是回大院那次顺道去取了趟东西,然后两人就都再也没回来过,好在唐元还请了小时工,定时的每天来打扫,所以许多多和唐元到家的时候,里面还是一如既往地整洁如新。
一进门,许多多就往客厅里的大熊怀里扑,“哎,好久没回来,妈妈都想死你们了!”,然后惯性的又是在熊抱里打了几个滚,这句妈妈直让后面紧跟着的唐元都没反应过来。
然后,居然对着一只完全没有生命的大熊说想念,再联想到许多多回来后对他也是这么说的后,唐元心里有些酸酸的。再等关好大门,唐元再来到大熊身边找某个没良心的女孩时,直接就被许多多巧力的一拽,就给拽到了怀里,翻身直接压到了身下。
武力值完全赶不上未婚妻的某未来科学大佬,心戚戚,确定了,是完全抵抗不了的力量。
完全控制着唐元被压制到身下,许多多就像个觊觎美色已久的恶霸一般,轻抚身下美人如玉滑腻的小脸,嘴里吐出的却是完全不相符的话,奶凶奶凶的道,“说,你之前在食堂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的”。
被压在身下的唐元,感受着身上柔软的身躯,满目都是温柔的有些压抑不住的笑意,甚至有些享受的放松了身体,就任由女孩对自己揉圆捏扁。
“真没有故意,多多,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唐元表情变得有些委屈。他当时真的就是单纯的给多多布菜而已,至于直接喂到多多嘴里就纯属意外了,但是后来的发展确实也是他顺势而为而已,所以当真没有什么故意的心思在。
要说后面的用多多用过的筷子吃饭,唐元表示反正多多的口水他都不知道接触多少次了,作为一个好男人,是绝对不能嫌弃自己的另一半的,所以他用未婚妻用过的筷子吃饭真的很正常啊!
只是看着眼前明显是有些恼羞的多多,唐元这会儿还是保留了一些自己的智商在的,有时候为了哄未婚妻,真话不全说也是一件美事啊!适当的示弱,才会让她更加心疼自己。
许多多却是看着唐元眼前这委委屈屈的小脸,就想起他之前在食堂无辜呆萌的小脸,要知道她当时多努力克制,才没扑上去,捏捏亲亲啊!
要说小时候唐元一贯就是个小冰山脸,也只有对着她时会抿抿小嘴,露出一个不像笑的笑。
当然其中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小时候确实基本上都是许多多在外面闯祸,唐元则总是沉稳聪明的出来帮忙善后,或者帮许多多出主意,算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所以两个人确定关系以前,唐元在许多多面前的形象更多就是可靠的队友,从小长大的最好的朋友,无所不能的军师,总之在许多多面前那形象是要多高大就有多高大。
谁知道两人在一起之后,唐元反而变得喜欢在多多面前示弱、展示他委屈无辜的一面,有时候虽然是有些装的成分,但是就是这种反差,在许多多看来就很萌,加上许多多从小就是个侠义性格,喜欢保护唐元,所以久而久之,就越来越喜欢将唐元当成需要呵护宝贝一样。
此时也是没忍住的上去对着唐元有些小嘴就是啾啾啾亲了好几下,许霸王多多勾起唐元略显委屈的小脸,“我怎么会嫌弃糖糖呢?多好看的小脸啊!姐姐亲亲好不好”,啾啾啾又亲了好几下,都是一触即离的浅吻,两人却都很喜欢这样的亲近,禁不住的唐元严重的柔意就更深了几分。
我的妹妹是火影 琴风醉
只是许多多每每凑下身靠近时,胸口传来的阵阵柔软摩擦过他的胸口,软软的触感,直接让得唐元气血都翻涌起来,忍不住耳尖脸颊都漫上绯红,“多多,放开我好不好”,可惜双手双脚还是被许多多按压着动也动不了。
唐元第一次觉得后悔,他没有好好练武,打不过多多,所以想要和未婚妻亲近都不行,口气更加软和,“放开我,我好好亲亲你好不好”。
许多多不仅手不放开,还单手将唐元的双手压至唐元头顶,双腿控制着力气压着唐元的双腿,一只空出来的右手更加在唐元身上摸来摸去,从眼睛滑到鼻子,再从鼻子滑到嘴巴!
时而还凑上去啾啾亲两下,然后手就顺着唐元修长白皙的脖颈,更是在唐元的喉结上好奇的摸了好些下,看着它上上下下的浮动,更是心中好奇心旺盛的直接小小的咬了一口。
“啊!”,唐元控制不住的叫了声,然后浑身热意更加翻涌,好想将这个可恶的小人儿,揉进自己的身体,眼睛红红的似是要沁出水一般,对视着许多多好奇又布满笑意的杏眸,忽而笑的更加魅惑又撩人,“多多,你知不知道男人的喉结也是很敏感的,不能随便碰的,你这是想要惹火上身吗?”。
听在许多多耳里,则就是自动翻译成了少数看过的基本青春爱情小说里面,最经典的那句“小妖精,你是在惹火吗?”。
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许多多被自己想象的场面逗得咯咯咯笑起来,半晌笑弯还尤为不自知的继续逗弄道,“糖糖,你身上要着火了吗?我帮你检查检查叭”,说着就一只与唐元白皙皮肤上对比的黝黑的小手直接就顺着唐元白衬衣解开上面两颗扣子,然后黑漆漆的小手又顺着朝唐元的衣服露出的胸口滑动而去。
这是许多多第一次真正看到长大以后的唐元胸膛,不算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被两家家长放在一起游泳洗澡,长大后的唐元是即使打球出一身汗,也必须要回到更衣室才会换下衣服的那种人。
不过有一样东西却是熟悉又陌生的,许多多好奇的瞅了瞅唐元胸口的两颗粉色小豆豆,咽了咽口水,又对视上唐元魅惑中带着些拒绝的眼神,小手直接就拨弄了两下,心中想道原来它长这样啊!小小的还挺可爱的嘛!想着许多多还好玩似得揉了揉。
而后想起什么似得,更是直接俯下身。
“不要!”,失去了一贯的沉稳唐元紧张的道,身体有些僵硬,血液都开始不再翻涌,额上的青筋都兴奋的爆出一股,唐元真心表示这样的刺激,可能是自己暂时承受不了的。
然后又什么东西,软软的湿湿的,就那样接触了上来,许多多还嫌不够似得,轻轻用牙齿磨了磨,然后无辜又单纯的看着唐元,“好像变硬了呢?” 。

gkp1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當芒果愛上稻穀 紅葉南園-第62章 滾吧-jtkj7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枯鸿 又见散人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总裁宠妻无度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流年,殤情歌 陌冷顏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乱羽 发疯的蜗牛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这……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青春,不堪逆流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炮灰太輕狂:帝尊,不約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魔動九天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惊天奇才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